--/--/--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7/05/31 19:15 (BG)橙色的季节
第十一章
安静的时光没过多久,又迎来每学期的期末考试,期末开始后就可以放寒假了.一想到可以放假,学生们就兴奋得不得了.可是想到在放假前必须要考试,便由犯愁了. 大家都为了考试考的好点,可是动起了各种脑筋。有人努力恶补功课,有人则是向人求救。可是说是无其不用啊


“难死了,我不会啊!!哎哟~好疼啊”敬多看像扔向他的“凶器”,生气的嚷嚷着“右典~你干么?”

“你吵死了,不要复习帮我滚出去!”说着坏脾气的右典就把敬多又是推又是拉的给出了自己的房间。

被右典出房间的敬多心想: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转而来到了伸也的房间。


“伸也.....”没人回答.

“谷内.......”还是没人回答.

“谷内伸也 。。。。”

“要死啊,干嘛这样叫我?”伸也 手拿着厚厚一叠课本,看来是要好好复习的样子.

“嘻嘻......”敬多 嬉皮笑脸的看着伸也。

“小敬,找我干嘛?”

“伸也啊,我们出去逛逛怎么样?”

“我要看书”伸也一口回绝了敬多的邀请。

“哎哟...回来在看吧!你就陪陪我行吗?”

“明天就要考试了,敬多你不复习么?”伸也好心的提醒道。

“饿。。算了你继续。”他灰着脸从伸也的房间内退了出来。



“宏宜!”敬多门也不敲的直接闯进了宏宜的房间。可是没想到却看到在宏宜房间里的央登, “ 你别告诉我你也在看书啊,临时抱佛脚有什么用?”敬多看着拿着书的央登问道。

“抱了总比不抱的好啊,万一那老师一高兴给你及格啊”央登把自己心底的想法说了出来。

“切。”敬多不相信一向不及格的央登会如此好心情。他小声嘀咕了一句:"怎么突然装起好学生来了?"

央登听见了回应他一句:"至少我也有装的本钱,是你的话想装都装不了呢."

央登的话把敬多气的牙痒痒,可又说不出反驳他的话。


考试当天的早上的高1(A)

一大清早敬多乘了考试之前把身为好友的辉拉着自己身边,“辉,过回靠你了。”

辉做了一个OK的手势给敬多,让他安心,凡是有他呢。

敬多对此门功课一窍不通,他靠辉抄完传过来答案,然后他就爬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了.

“古屋同学~~~起来啦!”一个女同学轻轻的推了推还在熟睡的敬多.
敬多揉了揉眼睛,支起身来,迷迷糊糊的问:"答案传过来啦?"

“不是啦~~是要收试卷了!”女同学告诉敬多.

“什么??"这下敬多可清醒了,他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糟了,到时间收试卷了.可是为什么辉没有叫醒我把答案穿过来??他转头过去看坐在隔壁的 辉,不看还好,一看却发现,辉这小子,不知道死到那里去了,根本就不在教室。

“人呢?健本辉呢???”敬多情急之下就拉着前面的女生问。也没有注意时间和场合问题。

当然回答他的,肯定是老师拉~


“古屋敬多!你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快把试卷交上来!"老师催促道.

没有其他法子,敬多只得把写了自己名字和班级的空试卷交了上去。


“ 健本辉,我不会放过你的!!”考完试的敬多对着天空大喊。


“喂~健本辉前面不舒服回宿舍去拉。”好心的同学告之敬多,辉的去向。

敬多气喘喘朝辉大吼:“你这家伙为什么不叫醒我啊?你害我交了白卷.”

“你说什么?你交了白卷?为什么?”辉明显还搞不清楚状况.

“为.......为什么?你还问我为什么?你有把答案传给我吗?”敬多双手叉腰的对辉兴师问罪.

“噢~~!!我身体不舒服,提早回来了!”辉吐了吐舌头.

“那也意味着你忘了?你怎么可以忘了呢?”敬多都快要哭了.“就因为你忘了给我答案害 我交了白卷,明明是可以避免的事情为什么弄成了这样了呢?我居然交白卷。”

“对不起........."辉不知此时除了说抱歉还能说什么。

敬多摆摆手,示意算了,反正事情已经弥补不了。


“敬多你不要气了。”辉看着虽然说没事情的敬多,但是从他的认知里,期中考试没过,就意味着要补考了。

敬多没有说什么,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喃喃自语着:希望补考来的晚一点。


“喂喂,你们听到了没?” 说着话的小敏奇怪的看向抱着一大包零食,蜷缩在沙发上津津有味的咀嚼着的小梨和为电脑检修着的苑和凌。“尤其是你,梨怎么都不嘲笑下那家伙呢?”

“你不觉得他很倒霉么?”小梨吃着抱在怀里的零食,像想到了什么歪着头,“如果他自己做的话,再怎么差也不会交白卷呢”

“还说不关心他。”小敏抱着机器猫-拉面,米起了她的原本就不怎么大的眼睛,邹邹鼻子,“平时你跟他不是不对盘饿嘛?”

听到小敏这样说的小梨,不小心一下子被嘴里的东西噎到了“那是。。。”

“因为我们班的那个导师,什么都能接受,就是不能接受自己班级的同学交白卷,尤其是他的课,而那个古屋正好猜到他的地雷区。”Rainbow把小梨没有说完的话,接了下去。

“那又怎么样啊?”难得小敏会不好心的关心他人。

一旁不怎么说话的凌突然开口打短了三人的对话,“你们这次考试都过了?”

“这。。。这个。。。”原本刚才还喧闹着的三个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有一个声音从大门口的玄关处出来“恩?怎么都不说话了,你们前面在说什么啊?”

大家好象看到救星般的朝那个传来声音的方向看去,只看到苑抱着一叠资料从门口进来。


“嘻嘻,我们没有说什么拉,苑,你怎么那么早回来了?:小梨看到苑,不由的扯开了话题。

可是没想到她的小花招早就被苑看穿了,苑走到凌的身旁,放下手里的材料,对着身旁的凌笑笑,而自己而用手朝着小梨的脑袋拍了下去,“小宠~你这丫头片子,以为我像你这么好骗啊。”

小梨摸着被苑拍的脑袋,嘟了嘟嘴,有些不太情愿的开口,“我们真的没有说什么拉。”

虽然小梨这样说,可是苑根本不相信她,因为她前面在门口就已经听到了凌的问题,“是么?那凌你在问一次吧。”不过苑是不会点穿小梨的。

被苑这样一说,小梨只能开口了,不然凌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马马虎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说着这句话的同时,还用眼神稍稍的示意了一下。

“高一的课还行,我不会被卡。”坐在小梨旁边的Rainbow甩了甩手,伸了懒腰。

“我就是小梨前面说的下了”小敏看着自己脚上松掉的鞋带感叹道。

原以为苑会暴走的小敏,却没想到苑竟然笑眯眯的推了推戴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拿起方才被她摆在桌上的资料,“那正好,我和小宏商量过,我们利用这次考试后休息的三个星期,做一次集体补课。”

“不会吧!?”

“我不要!?”

“没搞错吧。”


“小宏是谁?”
听到了苑这样说的其余四人受不了发出了不同的叫喊。

“对~小宏是谁啊?”Rainbow听到凌的问题后,才想起苑前面说的小宏。

“难道说是。。。”小敏突然想到一个人,却不感肯定,有些疑问的问着苑。

被众人看着的苑,觉得浑身不自在,好象是动物园的动物一样被人观看的,“是宏宜。”


“你们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关系拉??”小梨很惊奇的看着眼前的苑,觉得不可思议。

“你是不是和他在谈恋爱啊?”小敏好象是挖掘到什么东西似的样子,对着苑紧追不舍的追问。

“真的假的啊”Rainbow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恩~果然如我所想。”凌颇有总结性的说道。


终于被当作异类来对待的苑受不了,“你们什么时候成好奇宝宝了?”说着苑用手弄了弄自己的刘海,“这样顺便可以帮你们补习下相对薄弱的科目。我想没有人会反对吧~”

对于苑的话,谁敢反对啊,对于她,其他四人只有服从的份,谁叫她是她们的头头呢


苑满意的看着其余的四人的反应,“很好~等下星期就能知道你们的成绩了,到是在谈论吧。”说着她抱着一叠资料哼着歌,开心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男生寝室

“拉拉~~拉拉。”

“今天宏宜怎么了?”伸也看着心情超好的宏宜在宿舍的厨房里忙来忙去,好不开心。

不只伸也,连一直少根筋的辉也发现了宏宜今天的不对劲,大家颇为奇怪的看着回来到现在一直哼着歌的宏宜。

可是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宏宜丝毫没有感觉到大家那目光,还独自快乐了,直到有人受不了,开问道。

“宏宜,你中奖了?”央登首当其冲,作为第一个开口的人。

“没有。”

“那你为什么那么开心?”央登接着继续问了下去。

停下来的宏宜抬起头,看着八双充满疑问的眼睛看着自己,不由的一楞“你们看着我干么?”

“宏宜你没事情吧。”

宏宜听到辉奇怪的话语,脑子有些转了回来,他腼腆的笑,“MA~那个,我跟崎苑商量我们利用这三个星期,我们大家双方补习一下。”

“我抗议”一旁的敬多听到宏宜的话,立刻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小敬,你先听我说完嘛。”宏宜好脾气的劝敬多先把自己的话听下去,“这样的话,一来我们大家都可以进步,小敬你们不合格的科目也能合格。”


“宏宜,你和崎苑和好了?”一旁的右典庸懒的考着墙,懒散的开口

“真的么??”听到右典这样说,一旁的辉好象来了精神似的兴奋的拉着宏宜。

宏宜被辉这样弄的有些害羞起来,他不自在的推推因为来兴奋而靠自己那么近的辉,“一切正如右典所说的。”

“耶~”原本就很兴奋的辉突然拍了拍手,大叫起来,被他这样一怪叫,大家都很莫名的盯着他看,“那以后我有更多机会能看到一濑凌了。”

“辉,你不用那么兴奋吧。”伸也受不了的看着超级兴奋的辉摇摇头,继而转过头关切的看着身旁的敬多,“小敬,你怎么了?”

“你太过分了,你们俩怎么可以临阵倒戈呢?”敬多用着全身的力气吼道。

“等等,我和宏宜从来都没有说要参加你们的计划啊!”辉用着你很奇怪的眼神看着眼前着颇为生气的敬多。

“算了,算了。小敬”央登伸手拉开生着闷气的敬多和辉,“不如这样吧,我们就当那个协议不存在就就好了么?”央登努力去做个称职的和事老。

谁知道敬多却不接受央登的好意,摔开了他的手,邹着眉,“这不是协议不协议的问题,是他们两人做人没有承信的问题。”说着敬多用眼睛看了看其余几人,最后选择面对着宏宜,“不但是承信,你很多事情都不跟我说,你拿我当朋友么”

“敬多。。。”

宏宜想对敬多说些什么,却被伸也打断 “小敬,宏宜他本来就这样的。很晚了,我们都早点休息吧。”

大家都明白伸也这样说,就是不想让事情继续恶变下去,让大家有空间想想清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文集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M.A.D大好き | ホーム | 欢呼>>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kodaiasaka.blog42.fc2.com/tb.php/131-cc3f3ac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