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6/01/05 20:31 [斗山]《别对我温柔》
这是某位亲写的文,我今天看了觉得不错,真的,我挺喜欢的说,前面还和某位亲讨论来着呢,谢谢她把这篇文发给我~虽然不是她写的说(笑)

我很喜欢这个亲,还好了,亲几,大家不愧是斗山的,呵呵~!共同爱好~
第一话 开始-正义的伙伴不可靠

如果我想要的一切,注定是要被你夺走的,那就请你别对我温柔,至少留给我恨你的权利……
十四岁,我所有的梦想开始肆意放飞的年纪,如果那时没有他的出现,一切都会不一样……
树梢上的蝉鸣肆无忌惮地宣告夏日的来临,这是我进入事务所的第二个夏天,在同一辈JR中,我无疑是最优秀的,这点我太有自信了,想到今天又能站在泷泽旁边跟他配合主持节目,我的心就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我是喜欢镜头的,与其他JR不同,我从来不会怯场,似乎生来就是应该站在舞台上,被聚光灯照射着,我太爱让自己出现在镜头前最显眼的位置。
“TOMA,”刚走进事务所就被泷泽叫住,我忙露出我的招牌笑容。
“什么事,泷泽君。”
“这位是新来的JR,他还蛮认生的,我把他交给你了,你好好带他哦。”泷泽把一个矮矮瘦瘦的少年推到我的面前。
“你好,我叫山下智久。”少年腼腆地对着我笑,桃子一样的笑容静静绽放着,一瞬间空气中像弥漫起甜甜的香味,我被迷惑着同时也立刻有了警戒心,山下智久,这样可爱的少年,绝对是我的强劲敌手。泷泽扶着他的肩,语气中的宠溺已显露无遗,我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孩子有着非同一般的魅力,让所有人在第一眼就自然而然地想去保护他,宠爱他,甚至包括我……
“你好,我是生田斗真,大家都叫我TOMA,你也可以这样叫哦。”我主动拉起他的手,先探一下他的实力吧,J家也多的是只有容貌没有大脑的JR,光有可爱的笑脸是无法成为我的敌手的。
“这样没关系吗?你可是我的前辈啊。”山下歪着脑袋,一副困扰的模样回头向泷泽求助。
“没关系的,其实我们这一辈JR私底下都不分大小,大家都是好伙伴就是了,你不要太拘谨哦。”泷泽摸摸他的头,亲切地笑着。
“嗯,那我就叫你TOMA了,那你叫我什么呢?TOMO?听上去怪怪的呢。”山下吐了吐舌头,害羞地笑了起来。
“哇,好可爱啊!”
“是啊,事务所好久没进这么可爱的小孩了。”不知何时周围已围了一圈人,发出赞叹的是今井前辈跟小原前辈。敌人!!!我再次把山下列入警戒区,要知道受到前辈宠爱的JR是很有优势的,跟在前辈的身边上镜机会特别多,会立刻窜红的。
“嗯,好像是该帮你想个叫起来亲切一点的名字……嗯,我来想想……”泷泽煞有其事地开始想名字,“有了,柿批,那种甜得腻死人的,你吃过没?”
山下有点困惑地摇了摇头。
“那个可是我最爱吃的,柿跟你的姓谐音哎,那你就叫YAMAP吧。”泷泽又开始那一套让人摸不清头脑的联系模式了。
“也好,那我们平常就叫你Pchan,听上去很可爱的样子哦。”小原走了过来,“我是小原裕贵,你可以叫我YUKI Chan,也可以叫我小原哥哥,总之怎么舒服你就怎么称呼,随便你啦。”小原对山下的宠溺比泷泽更为明显,他就是什么喜恶都会表露无遗的性格。
“我是今井翼,你叫我Tsubasa就行了。”平常不大爱说话,超级认生的今井前辈也主动跟他打招呼,我眼前的这个少年,几乎是在几分钟内就做到了我花了半年时间才做到的事,获得所有前辈的认同跟喜爱,他凭什么,就凭有着桃子甜香的笑容吗?
“TOMA,你先带Pchan去换练功服吧,以后你就好好照顾他了,要拿出前辈的样子,知道吗?”泷泽再一次叮嘱我。
“嗯,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泷泽君。”我回答得没有一丝不情愿,这是身为JR最基本的演技,对我来说不费吹灰之力。
“Pchan,我带你去更衣室。”说完我刚要往前走时,才发现先前牵着山下的手居然一直没有放开,原来我们两个就一直是手牵手的状态。
“嗯。”山下快乐地答应着,望着我的一双眸子写满了信任与感激……天啊,我怎么把自己推到这样的一个位置,手牵手……太丢人了,虽然平常跟JR常玩闹在一起,可是这样亲昵的动作,我是从来也没有对谁做过的。YAMAP,看来不仅是甜得腻死人,简直就是一种可怕的迷药,实在是不能对他大意,我一边告诫自己,一边却怎么也甩不开他紧握的手……
“P,你今天穿得是什么衣服啊,太土了!!!”这已经不知道是我第N次为山下的衣着品味而头痛了。他居然穿了一件说不清是灰还是蓝的运动外套,而且大得要命,再配上留海过长的发型,简直就像一颗小土豆,还背着一个像是上山烧香用的色大包包。
“可是……这样就不会把里面的校服弄脏啊……”他慢腾腾地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笔挺的校服,这小子,刚进J家就被评为最适合校服装的JR,明明我跟他是同一个学校的,穿的是一模一样的制服,真是气死我了。
“拜托你来排练时就别穿校服了好不好,就不能像我一样换上平常的衣服吗?”
“可是……我刚从学校放学,哪有时间换衣服啊?”他继续从“烧香袋”里拿出舞鞋,自顾自地换鞋。
“你……就不能随身带一套嘛。”
“那太麻烦了啦。”
“我真是被你气死了,你看所有的JR里哪有像你这样的,不是校服就是土得要命的运动外套,拜托你也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好不好。”要不是泷泽要我照顾他,我才懒得管他呢,没形象最好,省得跟我抢镜头。
“好了好了,TOMA干嘛把脸气得像包子一样,不过是衣服嘛,小事小事。”一旁的小原君上来打圆场。
“不过,我说Pchan啊,穿校服练起舞来总是不方便的,这样吧,我这边有几件以前的T恤跟衬衫,你拿去换上吧。”小原君拿出一早就准备好的袋子,看来是早就准备送给山下了。
“啊……小原哥哥,这个怎么行呢?”
“怎么不行,反正我都穿不下了,摆着也是浪费。拿着拿着,我练舞去了。”一袋子衣服硬塞进了山下的手里,小原君立刻逃离现场,剩下呆立的山下,第N次拿着小狗般求助的眼神看我。
“既然人家诚心送你,你就收下吧,不过一定要记得穿,这样才不会对小原君失礼。”说完我就立刻后悔,我是怎么了,干嘛要做他的保姆,干嘛告诉他这些,他不是我最大的威胁吗?
“哦,我马上就去换!!!”那个小孩立刻兴奋地拿出衣服来在身上比来比去的,满屋子又是桃子味的甜香,我来不及防备,只能选择在香味中再一次迷失。

正如我所料的,山下的镜头越来越多,虽然他晚我一年进事务所,可是在JR中的地位已经与我无差了。虽然他每次上镜都会怯场,说台词也是吞吞吐吐结结巴巴,可是泷泽跟小原,甚至节目组的监制就是会一次又一次地给他机会,也不忍心多加责备。我不知道别的JR是怎么想的,但是太受宠爱的人是注定要遭嫉妒的,尤其是在J家这个世界里。如果不是我,也会是别人,打压他,是早晚的事……
“TOMA,山下那小子现在太嚣张了吧。”一早跑到练舞房,几个平常不大上镜的JR就把我叫到一边。
“那也没办法,泷泽跟小原都宠他。”我不露声色的回答。
“就因为前辈罩着他,从一进来就没教过他J家的规矩,我想也是时候让他明白了吧。”
他们口中所说的“规矩”,我也“享受”过,所谓的“规矩”也就是欺侮新人,教育他们凡事都不能太过显眼,至少要懂得先来后到的不变法则,除非是有背景或是受社长特别照顾的新人才能幸免于难。山下是因为一开始就受到泷泽跟小原的保护,而且大多数JR都跟他相处得不错,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人提出要让他懂“规矩”。
“那你们打算怎么做?”任他这样红下去也不是办法,反正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别的什么我都不会在意。
“泷泽前辈不是让你好好教他嘛,那你就以前辈的身份‘教教’他吧,只要他敢有点不满,挨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了。”几个家伙好像一早就想好了戏码,我暗自冷笑,就算山下被打压下去,出头的人也永远轮不到他们。
“好啊,就照你们说的办,如果P跟泷泽告状的话,所有的事我来承担。”开玩笑,到时候我肯定会有推托之辞,这几个小子还斗不过我,我才不会为了他们被泷泽责难呢。
“TOMA,果然还是你最靠得住!!”
一群笨蛋,这次是他们给我机会挖陷井,说实话我还不想这么快下手。可是,P,我们两个是注定的对手,如果不早点解决你,也许以后就是我成为落败者,J家的世界永远是这样的……



“P,你又走错位了!!!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怎么老记不住?”超级不耐烦的语气直射向山下,这是我第一次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大家早就用眼神互通了讯息,今天是要狠狠地教育一下他,让他知道先来后到的不变法则,无可厚非的,我是埋线的人。
“可是你刚刚是说要这样走啊,你有没有记错啊?”他还一副不知情的无辜样子,有点疑惑地注视着我的狰狞面目、我不由得心里一颤,下不了手,突然觉得下不了手……毕竟他的窜红不是自己争来的,是别人捧着送给他的,他从来没争过什么,只是一贯的温驯被动。
“你……”我犹豫了,吞吐着半天说不出话,抬头望去,周围却都是JR们等着看好戏的目光,骑虎难下……“你还强辩,不要以为泷泽前辈宠你,你就可以乱来,J家不是可以让你任性撒娇的地方。”我说着一早想好的台词。
“我哪有……TOMA,你今天怎么了,我明明有在好好练习啊?”桃子一样的脸染上了气愤的绯色。
“山下,你也太过份了,TOMA是你可以叫的吗?生田可是前辈来着,不要以为人家让你,你就能得寸进尺。”一旁的JR开始帮腔了,这是原来就设计好的剧本,可是现在照样排演出来,我却直想喊“CUT”。
“是TOMA让我这样叫的,我一直都是这样叫的,TOMA,你告诉他们啊?”他冲着JR叫嚷,不时回过头来看我。
我双手插在裤袋里,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忽略他小鹿一样的眼神,我知道他是在求助,可是不行,P,这次真的不行,我不再做你的保姆,我们本来就是敌手,从一开始就是。我嘴角动了动,狠了狠心还是继续冷眼旁观,戏开场了,挨下的事由别人完成就行了。
“你以为你是谁?”一只手向山下伸过去,狠狠推了他一把……更多只手伸过去,把刚刚站起来的他再次推倒……一次,再一次,他跌倒,再爬起,一次,再一次,他脚步踉跄,衬衫破了,膝盖上有血迹……可他的双眼就一直盯着我,分不清是悲伤还是失望……他咬着唇不让自己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是不肯落下……我不忍再看,也许不该让他这么早就知道J家的残忍所在,可是,不是我,也会有别人……P,别怪我……我转过身,十五岁的我,现在忽然好想抽烟……

“TOMA,Pchan,还有十分钟,要准备上场了哦!”泷泽前辈的声音从前台传来。
上场?我冷笑,我是没问题,可是山下,他这样还能上场吗?一早准备好他会跟泷泽告状,这样他就会更被JR排挤,不会再有好日子过了,这就是我给他挖的陷井,并不只是要教训他一下这么简单,我才不同于那几个没大脑的笨蛋。
“好,我马上就来。”清脆的声音回答着,听不出一丝痛苦,我错愕地看着再一次站起来的山下,以最快的速度换下了身上的衣服,从衣架上又拿了一套,重新穿好,然后对着镜子梳理了一下头发,他转过头对着我说:“走吧,生田前辈。”
“哦,是……是。”跟在他身后离开了排练房,在走廊里与他并排而走,刻意地保持了距离。他应该知道我在打量他,只是他不再看我,没有笑容没有牵手……那是当然的。他一步比一步更快地向前走,我不想也不敢越过他,只是跟在他身后,到了前台,开始录制节目。因为穿的是长裤,没人发现山下受了伤,那天安排我跟他唱的歌真是讽刺,SMAP的《正义的伙伴不可靠》,我听到歌名时几乎想笑,咧了咧嘴,却没有笑出来,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并不是第一次整新人,可是该死的负疚感却像虫子一样爬满我全身……结果这次录制,没有精神走错位的人居然是我。
“TOMA,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翼前辈在拍摄结束后跑来问我。
“没什么,大概是有点感冒了。”我也只能顺水推舟。
“那你要好好休息哦,Pchan,你送TOMA回家吧,不然我们可不放心。”泷泽前辈在一旁说。
“好!”他干脆俐落地答应着,没有笑容,该死的,看着他木然的脸,我真的开始有点头痛了。
在休息室换好了衣服,整理好包,和他一句言话也没有,默默地走出事务所,走过原本该等公车的车站。我跟在他身后,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也许是找个僻静的地方揍我一顿吧,不过我怀疑他是否打得过我。
“Ne,TOMA,我被欺侮过哦。”他突然停下来说,我差一点撞了上去,还好反应灵敏刹住了车,嗯?又叫我TOMA了,不是生田前辈吗?
“嘎?欺侮?”
“嗯……就是那种同班同学看你不顺眼,没事就问你要钱花,让你跑腿帮他买东西,兴致好了就打你一顿的那种欺侮。”他平静地说着,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怎么会?”是啊,怎么会,连我都不忍心下手打他……桃子般的笑脸,只想让人保护的,我想起第一次看到他的情景。
“我打不过那个人,不过我想如果现在让我看到他,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给他一拳。”
“你?算了吧,你现在肯定还是打不过他。”不是我小瞧他,没有发育好的身子,跟刚进事务所没多大变化,而且我也不相信他会打人,他才没那么强势呢。
“是真的,因为当时受伤害的感觉还在,我不会轻易原谅那个家伙的。”他转过来,说话的表情无比认真。
“跟我说这个干什么,你现在是想要揍我吗?”我向后退了一步,如果他此刻挥拳上来,我不知道自己是会抵抗还是任他揍一拳。
“不是,你没有欺侮我,我知道的。”他轻轻摇摇头,桃子般的笑容悄然浮现。
“嘎?你知道什么?”他是在讽刺我吗?
“我知道事务所的生存法则,泷泽前辈跟我说过,越是被捧得高就越会被旁人妒嫉,如果没有真正的实力,就不会站得稳,所以我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到底什么意思,你不要打哑谜了。”他只顾自己一个劲地说知道知道,天知道他到底知道什么。
“你是为了我好啊,念我不会穿衣服也好,骂我走错位也好,没有在JR面前站在我这一边也好,你都是在为我着想啊。如果单单是宠我帮我是不能让我成长的,反而会让我养成骄纵任性的脾气,而且你越帮我,JR们越会排挤我,这点我当然明白啊。”他凑过来牵起我的手,一脸灿烂地对牢我笑。
“你……难道不认为我也会妒嫉你的吗?”我不禁问他,不相信他真的是这么想的,绝不相信,凭什么他会这么信任我,这种事任谁也会看得出我是在存心整他吧,难道他是傻子吗?
“换作别人当然会喽,可是你是TOMA啊,你又不是别人。”他说得理所当然,理直气壮,一张桃子似的脸凑近再凑近,让我有种想狠狠去做点什么的冲动,狠狠揍醒他的白痴,或是……狠狠保护他的单纯……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只能靠本能去做……
“TOMA,我快没气了,你能抱得松一点吗?”他在我的臂弯里呢喃,抱着他,我才发觉自己并不比他高大多少。
“那个……膝盖还疼吗?”我略略松了一松,却留恋他桃子的香味,不肯完全放开。
“疼……前面做节目时强忍着,现在疼死了。”他小声地撒娇,第一次听见他对我撒娇,我忽然有点想哭。
“我还能叫你TOMA吗,不过有人在的话,我会叫你生田前辈的,做人不能太嚣张,是吧?”他挣脱开我狗熊式的拥抱,双手背在身后有点调皮地说着。
“别管他们,人前人后都叫我TOMA,如果你叫生田前辈,我会反应不过来的。”
“哦~~~~~”他把话音拖得长长的,一脸掩不住的得意。
“不过,走错位我还是会骂人的哦!”我努力想挽回自己的颜面。
“可是,今天走错位的人是你哎,我就说是你自己记错了吧,下次不要乱教训人,不然我可不给你面子的哦,我会好好地指正你的。”他一边说一边掉头向车站的方向逃去,银铃般的笑声撒落在风中,而我,又一次闻到了桃子的香味。
“死小子,现在膝盖又不疼了,快给我站住啦!!!”没有追过去,我只是站在原地看他的身影慢慢变小变小,然后消失不见。我终于明白自己是无法去伤害他的,他的桃子香味在一开始就施了魔法,而我注定是要被迷惑的……罢了,我无奈苦笑,就让他成为唯一的例外吧,山下智久,大概这个名字终究是要与生田斗真连在一起的,我不介意带在他一起站到舞台最耀眼的位置上,直到香味消失,魔法解除,我想那会是很长很长的一段日子,也许长到要用一直、永远来形容,只要他乖乖,乖乖做我身边的YAMAP……

P Chan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TOMA,我知道,我是知道的。”也许我永远不会把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告诉他,从一开始就明白他这次是和那些JR站在一条线上的,就像裕贵君曾经提醒过我的一样,这就是所谓的“教规矩”吧。只是来得太突然了,而带头的竟然是他,这点让我几乎无法做出任何反应,我不知道他是否能看懂我的眼神,在那一刻有多恨他,不是因为他的欺侮,而是因为……背叛。
也许我从来没有对他说过,从第一天进事务所,他牵起我的手那一刻开始,我就把他当作在J家这个世界里最重要的伙伴了。我并不是傻瓜,我知道这个世界里有些什么,就算泷泽与小原他们爱护我,我能靠的还是自己,只是我以为他会是唯一的例外,他的笑容,他的友善,他的照顾,到现在我还不能相信只是一层伪装……我多希望那一刻会在他的脸上找到不忍与难过,也许那样我就会让自己好过一些……
无论如何,工作都是最重要的,在我刚进来时泷泽前辈就说过,在这个世界,不管你的心情悲伤还是难过,永远都不能影响工作的正常进行,不过我想今天还是违反了这个规则,因为我的难过被泷泽前辈看出来了,我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呢。他偷偷地问我是什么事,于是我问他,如果最喜欢的人背叛了自己,该怎么办。他想了一想,然后只说了三个字,“原谅他”,可他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原谅,怎么才能原谅。
这次的录制,TOMA第一次破天荒地出错了,前辈们都很诧异,我却好像找到了一丝原谅他的线索……
在路上跟他说以前被欺侮的往事,看见他眼神里的防备,原来他也会害怕,原来人都有弱小的时候,是不是人在弱小的时候往往就会做出一些伤害别人的事?这又算不算原谅他的第二条线索?
在我远还没有找够原谅他的理由的时候,那些话已经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原来人在不想失去的时候,就会不择手段地拼命去留住,原来他就是我想要拼命留住的………
无法想像未来的我们会是怎么样的,不过我已经知道了他所害怕的,我会努力地不让那些让他害怕的事情发生……因为我所害怕的,不是他会来伤害我,而是身边不再有他……


第二章 崩裂――脆弱的爱之花

就算那些快乐是骗来的,那也是属于我们的快乐……只是消失得太快,让我怀疑快乐是否存在过?谁来告诉我,我们,是否,爱过?
2003年×月 WINK UP 摄制棚内
“TOMA,你前面在采访时说的太过了吧,有点怪怪的感觉。”纯质问我。
我冷笑着,说得过份,也许再过份的我都说得出来。
“什么叫过度的温柔会让别人无法承受,我本意并不是要说P这样做不对啊!你把我的意思都弄拧了,如果P看到这段采访要怎么办啊。”纯噘着嘴说着自己的不满。
“你管那么多干嘛,事实上他现在排在最前面挡住你的位置,然后又来做好人,什么蹲低点、不会遮到你,这种话说出来有谁会相信,你难道就不难受嘛?”笨蛋纯,从小到大就是粗神经,我们之间的变化难道他还没有发觉吗?一开始就知道了不是嘛,我们只是山下智久的附属品,如果他是月亮,我们就是点缀旁边的星星,可有可无啊。
“TOMA,你是怎么了,P是怎么样的人你我是最清楚的,他的表达方式,你不是一向最了解的吗?你这样说,P会难过的。”
“我懒得跟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也快了,马上就会真相大白的,到时候你再后悔也来得及。”我拎起外套甩上肩,原来跟纯说好要一起去吃拉面,现在也完全没了心情,山下智久,我的生活就注定要被这个人完全搅乱。
“你等等……”
“对不起,今天我没心情了,你去找风间吧。”如果纯为此而讨厌我,就让他讨厌吧,什么都无所谓了,4TOPS本来就要瓦解了,谁还在乎这些可笑的友情。
我真是个傻瓜,突然想到自己十五岁时的誓言,还真的觉得自己是个大傻瓜,什么要带领他一起站在舞台最耀眼的位置,现在站在那个位置的,只有他一个人,而我永远只能站在他的身后,做个伴舞、合音什么的……
他说过的,我还留着那条短信,他说要一起毕业,一起出道,永远在一起的,我该死的还真的相信了,欣喜若狂地像个白痴一样给所有人看他说的话,一起出道吗,永远在一起吗?随口说说的话怎么能当真,亏我还自认是JR里最精明的一个,怎么就会一直栽在他的手里?
那天我偷听到社长跟泷泽的谈话了,新的团体要出道,理所当然的是山下智久的名字排在第一,我以为随后就会是生田斗真,可是没有,一个、两个、三个、四个……直到第九个,我听不到自己的名字,没有我,没有我,新的团体里没有我生田斗真,山下智久的旁边没有我生田斗真,那一瞬间我真的手脚发冷,我的世界像是崩溃了,为什么会没有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社长他们还说过些什么,甚至其他成员的名字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身边没有我,这是我唯一,唯一听到的……
然后开始每天找他的碴,跟他吵架,为一个舞步、一句开场白、甚至小道具的摆放位置,我都可以找到理由去跟他吵。当然今天的采访我也是存心的,我只能这样发泄心里的悲伤,那莫名其妙的好像自己快要消失掉的那种悲伤,我不知道是来自于我不能出道,还是来自于我不能再在他的身边,我不知道,不知道,不要来问我。
过去的一切算什么……我问过自己无数次了,一直一直地站在一起,我不否认其中有部分原因是与他在一起,镜头会更多地拍到我,可是更多的原因,是因为我喜欢他,我没命地喜欢他啊,想跟他在一起,闻那种好闻的桃子香味,看他甜甜的笑容,如果说我是为此而生的会不会有一点夸张呢?
风间找过我,纯今天也来质问我,只有他还没有任何言语任何反抗,他也知道了吗?我这样做的原因,泷泽跟他说过了吗?那在哪一天哪一刻,他才会狠狠地反击呢?我的P,也总会有忍不了的一天吧,总会有的,我们真正说再见的时刻,总会来临的,而就在我等待结束的同时,会有人相信吗,伤害他,等于伤害我自己。
我摇头苦笑着,忽然发觉在夕阳下的街道跟三年前一模一样,只是少了桃子味的甜香,少了一个拥抱……

P Chan 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PAPA跟我说过了,新团体的事,我很平静,没有听到TOMA的名字,我竟然很平静,像是一早就知道了一样。我没有PAPA的能力可以像他把翼留在身边那样留住TOMA,所以只能沉默接受。PAPA说这是我一早种下的果,如果我不退让不低调,也许现在我也有能力跟事务所抗争,一切就会不一样。其实这样的假设是不存在的,TOMA不是翼,如果我像PAPA那样强势,也许我早就失去了TOMA。我们两个人,我是需要扮弱者的那一方,虽然我并不是那么的弱……
TOMA的反应如我预料中的,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新团体的事,不过早晚都是要知道的,我坦然承受他的反击……很悲哀的,我曾经梦想永远不会有这么一天,我也努力地不让这一天到来,但是……事与愿违,风间与纯为我抱不平,他们是还没有知道那个消息,如果知道的话,他们又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看我呢?还会温柔待我吗?忽然之间,我没有任何信心了……
我也可以选择不加入这个团,但是我做不到,我看到小山、加藤他们兴奋的目光,如果我不加入,我不知道这个团还会不会存在,我不忍破坏他们的梦想。为了补那个早就存在的裂痕而破坏别人的人生,我做不到。
那次WINK UP的采访我就在棚外,TOMA的话我都听到了,包括之后他跟纯的争吵。我很想冲进去让他们不要再说了,我也想默默地走开就当什么都没有听到……而最后我只是静静地跟在一个人离开的TOMA身后,远远地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在夕阳下拉得老长老长……忽然想起好久之前也是在这样的夕阳下,我撒了一个不大的谎,把他留在了身边,相同的伎俩这次是行不通了吧!我们都长大了,再也不会相信那些美好的童话,甚至对望时都不会相信彼此的真心。因为这个世界里,我注定是他的敌手,而我也做了胜利的一方,虽然胜利毫无意义,虽然胜利意味着结束……
TOMA的笑容依旧,在每次的节目中,他还是扮得跟以前一样快乐,只是不再望向我,无论我与他说多少话,他都不看我,目光如同穿透玻璃人一样,射到隔开两个位置的纯与风间身上……在他的眼里我不再存在了,那心里呢?他的心里还有我吗?
五年来第一次想退出事务所,去跟PAPA商量,却被他骂了。他说就算从现在开始也不晚,你可以拿出你强势的一面,争一切你可以争的东西,然后再把最重要最想要的留住。他说爱情并不是示弱就可以得到对方的认可,你也可以做积极的一方,让对方重新信任你。他说P你不是扮久了弱者就真的成了弱者,你难道不认为自己的光芒可以吸引任何人吗,包括TOMA。我默默地听着,我真的可以吗?换一种方法真的可以赢回TOMA吗?试试看吧。

第三章 悲伤的乐章―― 一个人的Love song

所有事情都明朗了,就算迟钝如纯也看清了事务所刻意的安排。4TOPS分裂成3TOPS跟山下智久,4TOPS也不再存在。他永远是站在最前头的,做着以前我们做的工作,无论是主持、MC还是唱歌,他真正成了少俱的主角,虽然说话结结巴巴,说笑话也一点都不拿手,可镜头就是跟着他转,他也似如鱼得水,越来越活跃。我躲在后台冷笑,说什么朋友的情谊,说什么大家要永远在一起,人在利益面前就会忘了一切,不是吗。
“你冷笑什么?”刚刚下场的龟梨突然站到我旁边。
“要你管。”在录节目时我跟他常常勾肩搭背地扮老友,事实上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是我的头号敌人。龟梨很像我,为了出位他同样是可以不择手段的,而在人前又永远是可爱的笑脸,所以一开始我们两个就不对盘,私底下很少交谈,常常是冷眼对冷眼。最近他在的团慢慢有了人气,甚至已经取代了失去山下的3TOPS的地位。
“你在生气吗?这里人很多,你也选择露出你的本来面目吗?”他轻佻地笑着,害我很想一拳揍烂他的笑脸。
“你是不是没事干了,我可没空跟你瞎扯。”
“你以为我愿意吗,如果不是为了笨蛋仁,我根本就懒得跟你说一个字。”
“仁?他怎么了?”赤西仁是跟龟梨同团的小孩,是个天然的笨蛋,跟山下是好友,很巧合的是,他跟龟梨的关系,就像早先我跟山下,龟梨谁都不管,唯独只重视仁,这是人尽皆知的事。
“他让我来跟你谈谈。”
“他自己为什么不来?”
“他说害怕你那张阴沉的脸。”
“白痴。”
“对,他是够白痴的,居然还让我来趟你跟山下的混水。”他苦笑着。
“那你也是白痴,居然会让他牵着鼻子走。”我趁机反击。
“因为他是赤西仁,所以他的事我管定了,这样的回答是不是很有型?”他还是一脸不在乎的坏笑。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别给我绕圈子。”
“很简单,仁让我跟你说,不许再欺侮山下,不然他对你不客气!”龟梨说的话差点没让我捧腹大笑。
“我欺侮他?好吧,就算是我欺侮他,那又如何,是他先背叛了4TOPS,我这样对他还算是客气的。”我想起前几个星期录少俱,最后在所有JR摆出拍大合照的姿势时我特意跳到当中,挡住了P,那个时候仁就跑过来要教训我了,后来被P给拉住,说是不要影响节目的拍摄,呵,他还真有够虚伪的。
“TOMA,精明如你,我还真想不通你怎么会看不清事实,还是……你刻意不去看清?”
“什么意思?”
“你没有任何资格去恨山下,说实话,你还得感激他。”
“龟梨,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山下的冷笑话了?”我好像真的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了。
“少俱是事务所为山下安排的节目,这点你总知道的吧,可是后来的局势却变成4TOPS在主持大局,甚至根本就是你跟风间在出尽风头,你认为这是谁造成的?”
“废话,是P他……”
“你肯定是想说山下没有主持能力,不爱说话,所以你就替他扛下这一切是吧!”龟梨打断了我的话,事实上我也的确想这样说。
“你有时还真的很天真,你知道为什么泷泽君会上这么多次少俱吗?你又知道每次泷泽为什么每次都会留下找山下谈话吗?谈话的内容是什么你又猜得到吗?”他的一连串问题更是问得我莫名其妙。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不耐烦地问。
“我上次可是听到了,泷泽君让山下不要再让你了,事务所为了他的退让很是恼火,他们想要的是山下智久的出位成名,而不是你生田斗真的,如果他仍然一再退让,事务所会采取强硬的手段。我并不知道所谓的强硬手段是什么,也许是指最近安排山下一个人独撑少俱,更有可能是指新团体的出道,总之这一切都不在山下的掌握之中,你怪他也是没用的。”他又笑了笑,“说实话,我们这帮子JR还真得感谢你,要不是因为有你做他的负累,这个节目一早是山下的天下,哪还轮得到我们抢镜头。”
这就是赤西仁通过龟梨来“教训”我的手段吗,如果是的话,我不可否认地确实被教训到了。我消化不了龟梨的那通话,脑子里乱成一片……
自以为是,难道我是一直是在别人的冷眼嘲笑中自以为是?山下智久才不需要我来扶助,他只是可怜我、同情我,才把一次次的机会让给我?事实是这样的吗,我不相信,我怎么也不相信。怎么可能,他就是不爱说话啊,他就是害怕镜头啊,还记得第一次少俱时,他讲话都找不到镜头在哪里,还要靠我在旁边提醒,难道这也会是装出来的吗?绝不可能,龟梨肯定是在说谎,他在骗我,在骗我……
“挨下来,是由山下智久作曲作词的新歌,Love song!”秋山纯的声音在前场响起。
P作词作曲?他什么时候会作词作曲了?我的大脑更加混乱,眼见着在台前自信地弹着吉它的他,忽然变得像个陌生人一样,那个人是闪闪发亮的,仿佛整个台上就只有他一个发光体一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为什么会那样?我从来没有站在这个位置去看他,一直以来他都在我的旁边,我不关心他的表现,只要他存在,难道真的是我刻意忽略吗?山下智久,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忽然对他的印象变得模糊,我认识他吗,真正地认识过他吗?
我的世界被颠覆了,一直以来认为的事实变得不堪一击……我,生田斗真,原来只是跟在山下智久身边的可怜虫,我身上的光芒只是从他身上偷来的。他让给我的机会和镜头,当然有权利再拿回去……我有什么资格可以怨可以恨……太可笑了,我还一直以为自己是受害者,摆出一付要让所有人同情我的面孔,太可笑了……我还真的是有够自以为是的。
龟梨在一旁同情地看着我,他大概是猜到我现在的心情了,让他来告诉我这些事实,还真是讽刺……
“告诉仁,我不会再欺侮P了……事实上,我也没有能力欺侮他,不是吗?”我有气无力地说着。
“我会转告的,至少证明我完成了那个笨蛋交给我的任务,不用被他念叨了。”依然是冷血的回答,龟梨在这方面比我更“坚强”,不会轻易为别人的痛苦而动摇。
“顺便帮我请个假,今天的少俱我不拍了,反正你们团人多的是,随便出个节目就蒙混过去了,反正也没人在乎我存在与否。”缩回我的龟壳里去吧,如今的我只能选择这么做。
“你不听完这首歌吗?山下的Love song,你不好好听完吗?”他望着台上的P,脸上是难以言喻的表情。
“不用了,我听得见Fans的尖叫,无论他唱什么,都是受欢迎的。”
“那真太可惜了。”他说。
“是吗?”我没有心情去猜他话中的意思,只是急急忙忙地换好了衣服然后离开这个不再属于我的舞台,临走时正好碰到下场的P,看到他望着我那有点期待的眼神,心里不由得一抽,我只能选择埋头快步离开。

P Chan 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现在的状况是…………我一个人坐在大大的教室里,我一个人哎。虽然毕业了,还是要来补以前缺课的时间,怎么会那么惨,居然只有我一个人!―_―
好吧,既然答应了PAPA要开始做一个强者,而且我又那么讨厌输,那就要开始努力了。p(^o^)q
我拿出纸开始为新作的曲子写歌词,这首是要唱给TOMA听的歌哦,我很厉害吧。我要把想说的话都写进去,然后在少俱上唱,我才不怕被人听到来笑话我呢,只要TOMA能听得懂那就什么都没关系。
我轻轻地哼着旋律,想着我们以前的快乐时光,两个人组成B.I.G的时候,打冰球时他在我的耳朵边吹气,好痒……拍少俱时,他老把我的头摆正,对着镜头……运动会时我跟纯、风间一起帮他按摩,他大笑着叫“痛痛痛痛痛!”……拍WU的时候,我们两个一起作弄纯,然后笑倒在一起看纯一副不明所以的傻样子……脑海里就是这些小小的,小小的片段……歌词就不由主自地唱了出来:
“不论到何時都要在一起喔, 两人虽然許下了這样的誓言……”我还记得自己在他毕业那天传给他的短信,我是认真的,比发誓还要认真地说“我们要在一起”……可是现在……
“我却已经放弃将两人幸福的時光刻画在時空里, 现在, 就算察觉到自己的错误,也不能挽回我的过失,只要想起妳,胸中就会因为怜爱而刺痛着……”一滴、两滴……落在刚写的字上,漾成了模糊的一朵朵小花……我不承认我哭了哦,好丢脸,还好没有人在……
“也許有一天我们偶然又在哪里相遇,如果能够重来的話,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也不会离开妳”……就算是现在我也不愿意离开,可是现在不行,真的不行,TOMA,一定要等我回来,在我变得更强时再回来……
“一定不会有比妳更好的人,现在我终于发现到,所以能够再一次,回到我身边吗?因为我只会把零落在不能相见的时间里那一分钟的爱,紧紧地抱住,妳能原谅這样任性的我吗?……”现在的我只能用歌来告诉你我的心情,无法面对面地说出来,看着你的眼睛,我一定说不出来的……
所以我要说:“一定不会有比妳更好的人,現在我终于发现,所以能够再一次,回到我身边吗,然后总有一天我会和妳一起,许下永远的爱的誓言。”TOMA,会听懂吗?我想说的,所有想说的,你会听得懂吗?
………………
在Jimmy的合音还有Five的伴奏下完美地唱完这首歌,我几乎是用跑的回到了后台,然后看见一身私服背着包要离开的他,他有听到吗,我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然后……他低下了头……转身……快步离开……
然后……我堕入无底深渊……PAPA,我又一次失败了,忽然觉得好累,一个人的Love Song,唱得我好累,好累……


第四章 休战――我至少还有转身离开的勇气

翼君打电话给我,说要跟我好好聊一下,他是P口中常常笑称的“MAMA”,不过平时也与我很亲厚。很久之前,翼君就跟P一样,安静地坐在JR中,不爱说话,我记得在8时J时,他的位置变动最多,有时靠前有时又在很后面,只是他脸上温柔的笑容不变,让人时常搞不懂他进入事务所倒底是为了什么。
“Ne,TOMA kun,那个……”一贯犹豫的语调,他必定是在想怎么措辞吧。
“翼君,你不用担心了,我跟P,没事的,我一时想不通而已,其实出不出道都是事务所安排的,我们这些JR都没有能力去争辩什么。”
“哎,你怎么想通了?害我还想着要怎么劝你。”
“别忘了我是JR里最聪明可爱的TOMA啊,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可能难得倒我。”我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更高兴一点,还好是翼,如果换成泷泽君,大概我也瞒不过他。
“那就好,我跟你说,P这个傻瓜,一个人跑到海边去坐了一整晚,现在发高烧,人被送进医院了,泷泽刚刚过去看他,我打这个电话就是想你暂时放下心结,至少去看一看他……”
“他……为什么去海边,一个人……我……”呵,我还是会心痛啊,虽然这样很没志气,可是心就是不由大脑控制,他的桃子香味没有消失,魔法就永不解除。
“去吧,去听听他有什么话要跟你说,这段日子你根本就不给他机会解释什么,这样很不公平。”
“我知道了,翼君,你不要担心,等一下我会过去的。”
“那就好,虽然并不比你们大多少,可是我们最担心的还是你们两个,唉,如果我们都不用长大,一直就像以前那样就好了。”翼君的声音有点寂寞,各人都有各人的烦恼吧。
“那我先挂了,医院……我马上会去的。”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我也不是个爱退缩的人。
“那好,拜拜。”
“谢谢你打这通电话来,拜拜。”
去海边吗?那家伙……我突然想起前几天离开摄录棚时,他望向我期待的眼神,是因为那时我没有回应吗?他也终于受不了了吗?来不及细想,我拎上外套,出了门。
病房门前的长廊上坐着纯和风间,没想到他们也在,在知道P要出道之后,他们一直也没有表明自己的立场,不再怪责我的无情,也不疏离P,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一样打打闹闹,也许这样的态度能让我们稍微好过一点吧。
“TOMA,你怎么来了?”纯很诧异地看着我,一副不能相信的样子。
“翼君打电话给我,我就过来了。那家伙……情况怎么样?”不带一点情绪的问话,很好,我暗暗赞美自己的演技。
“他没事,只是受了凉发高烧而已,泷泽君在里面跟他说话,我们两个就先出来了。”风间回答我。
“生病的人不是应该休息吗?有什么话不能等他出院再说?”五年来对泷泽微微的嫉妒让我提高了声音,虽然P叫他PAPA,但我还是不喜欢看见P与他亲近,这算是男人的独占欲吗?
“你这是在关心P吗?如果是的话,我会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病房门打开了,泷泽君走了出来。
“泷泽君……”他是前辈,我只能低头应对。
“你进去吧,他还没睡,我就知道翼会打电话给你,你肯来,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随便你吧,P长大了,有些事他迟早得独自面对,你也是。”一样教训的口气,小时候他在看到我们偷懒瞎混时也是这种口气,记得我跟P笑成一团,笑他明明自己也是十几岁的人还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然后他气得过来捉我们,三个人绕着休息室玩“官兵捉强盗”的游戏,那时候……我想得恍惚了,连忙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一下。
“那我进去了。”推开了门,里面是纯白色的一片,他就坐在床上,看上去很精神,一点都不像是生病的人。
“TOMA,你来了!”嗓子是有点哑的,我对他点点头,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近了才发觉他最近瘦得厉害,几乎跟去年中暑时没差了。
“我跟你说,这次都怪海啦!”和以前一样撒娇的口气,我的心没来由地一软。
“说什么傻话?”
“是海啊,昨天打电话给我,在那一头发出沙沙沙的声音,说着‘我很寂寞啊,你都不来看我,我很难过啊’的,我一听,心里过意不去,就晚上跑去看它了,结果就发烧了,你说是不是都该怪它?”照样无厘头式的怪论,可是那声调,那语气……我知道……那个寂寞的,难过的人,是他。
“你变笨了,那个沙沙沙的是骚扰电话吧!”我嘴硬地回他。
“才不是呢!”他一急,脸红耳赤地咳嗽起来。
“好了好了,就算是海打电话给你的,”我连忙拿起水杯递给他,“你别咳了,外面泷泽君听到还以为我又欺侮你了。”
“是他叫你来的?”
“不是,翼君打电话给我的。”
“你可以不来的。”前面撒娇的语气不见了,现在是如同刺猬般的防备状态,我知道他以为是因为前辈的压制,我才不得不来这一趟。
“在演SHOCK时受到翼君的很多照顾,所以他的拜托我不得不照做。”如他所愿,我开始说出残忍的谎言。“现在你也没什么事了,我还有工作,先走了。”我起身准备离开,反正看到他平安,我也就放心了。
“等等……你,上次有没有听我写的LOVE SONG?”我回头,又是那个期待的眼神。
“听过了,不错的旋律。”我选择再次忽略,平淡地回答着。
“我还会唱一次……在下次录少俱的时候,那天要宣布NEWS成军,你要听,一定要再听一遍,好吗,好吗?”哑哑的声音没有放弃地继续追问。
“那有什么问题,反正我也在现场,总能听到的不是吗?”留下一句不算承诺的回答,我把自己关在门外,没有意义了,P,一切都没有意义了,从此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不知道自己还能用怎么样的角色跟你站在一起,所以我只能选择逃离。

P Chan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海说它很寂寞很难过,于是我现在坐在这里,听听它想对我说什么……
不想再一次次地去烦PAPA,就算把心里的难过全部都说了出来,对事情也没有任何帮助。虽然一直以来都很讨厌输,可我还是又输了,最讨厌的是,我连输给了什么也不知道,我不能像沙滩上的寄居蟹那样挖一个小小的坑把自己藏起来,所以只能到这里,到海边来,听海的声音……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发呆而已,发了八个小时的呆,然后发烧进医院。
结果还是麻烦了PAPA,害他一大早跑到医院里来臭骂我一顿。咦,最近发觉自己怎么很讨骂?风间跟纯也有来看我,他们对我还像以前一样,这一点我很开心,他们都没有提到TOMA,我也知道他是不会来的,毕竟我们还在冷战期啊。
PAPA对我说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我去做,新团队的成立并不是像当初做少俱那样简单了,我再没有谁可以去依靠,再也不能向后退一步,既然做了这个LEADER就要扛下所有责任,如果因为我自己个人的感情问题而影响了整个团队,那是不可原谅的。PAPA把以前说过无数次的话又说了一次,“无论你心里怎么难过,在工作的时候还是得用力地笑,真心地笑”。NEWS,我是不是能理解为是NEW SPACE呢?一个新的空间,就算那里没有TOMA我还是不能输,不然这样的选择就真的没有任何意义了。
目送PAPA离开,没想到门打开,走进来的是TOMA,我是真的真的很高兴,这是不是代表和解呢?我试着用以前的相处方式跟他说话,说那种笨蛋式的冷笑话,他只是冷冷的回应,直到我听到他说是翼君让他来的,才又认清了现实,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和解呢?而我最后的希望只是想他能好好听那一首歌,让他明白我现在的心情,他会听吗?在我离开前的最后一个机会,能听到吗?
PS. 对不起,TOMA,我说谎了,电话里沙沙沙说难过说寂寞的不是海而是我,那天用公用电话打你的手机,我没有说话,只是想听听你不耐烦的声音,对不起……


第五章 香味消失――最后与最初的街

最后一次…………少俱的开场介绍中不再有我,想起以前有好几次都随便摆几个搞笑动作蒙混过关,那时的我真是个笨蛋,这样的机会以后都不会再有了,我,山下智久,从此是NEWS中的一员,而不再是4TOPS了。
TOMA、风间、纯他们在前台唱童谣,森林里的熊先生,我也好想跟他们一起唱,以前在放学后跟TOMA勾肩搭背晃回家时也唱过的……好想唱,好想一起。
“P,该我们上场了。”小亮在旁边提醒我。
“好。”
“P,我有点紧张!”
“笨蛋,又不是第一次上少俱!”
“可是……”
“好吧,我跟你说,你不要告诉别的MEMBER,我也很紧张哦!”我去牵他的手,两个人手心里一样全都是汗。NEWS是一个什么样的团,今天就要在这里让大家看到了,让最熟悉的伙伴看到最陌生的我们,除了紧张,还有一点别的什么吧。
“现在是NEWS,登场!!!”随着秋山君的大声介绍,我们九个人冲上了前台,然后是练了几百遍的舞,合了几千次的歌……并没有什么困难的,还是一样的努力就行了,虽然身边是不一样的队伍包围着,我,山下智久,还是那个YAMAP,同时,想着在后台是否有一双耳朵在听着,仔细地听着……
“挨下来是,Yamashita Tomohisa 的 Love Song!”开始了,现在就要开始了,我要唱给TOMA听的歌。
“不论到何時都要在一起喔,
两人虽然許下了這样的誓言……
我却已经放弃将两人幸福的時光刻画在時空里,
现在, 就算察觉到自己的错误,
也不能挽回我的过失,
只要想起妳,胸中就会因为怜爱而刺痛着……
也許有一天我们偶然又在哪里相遇,
如果能够重来的話,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也不会离开妳……
一定不会有比妳更好的人,
现在我终于发现到,
所以能够再一次,回到我身边吗?
因为我只会把零落在不能相见的时间里那一分钟的爱,
紧紧地抱住,妳能原谅這样任性的我吗?”
一定不会有比妳更好的人,
現在我终于发现,
所以能够再一次,回到我身边吗,
然后总有一天我会和妳一起,
许下永远的爱的誓言。”
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像这次这么用心地唱一首歌,TOMA如果听了,能听出其中的不同吗?
终于NEWS下场了……我还是参予了MC的部分,该死的我一点都不想参加,只想去问TOMA有没有听我的歌。
迷侦探TOMA的环节,虽然跟他眼神接触了,也说话了,但是,我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跟以往一样的应对,他在台下窜来窜去,我在台上微微发呆走神。
好不容易挨到录制结束,我换下演出服就跑到休息室找他,可是只有纯跟风间在。
“TOMA呢,你们看到他了吗?”我脱口就问。
“他刚刚走啊,说要去吃拉面,不过都不要我们两个陪,真是的,拉面一个人吃有什么味道啊!”纯回答道。
“谢谢!”顾不得向他们解释什么,我连忙追了出去。
还是那条街,一样的夕阳,渐行渐远的身影……
“TOMA!”我大声叫他的名字。
他停下脚步,回过头。
“听了吗?”我冲到他面前,问我唯一想问的问题。
“嗯,听了,P的LOVE SONG。”这几个月以来,他第一次,第一次温柔的笑了。
“懂了吗?”
“大概……也许……有点……懂了吧!”有点莫测高深的回答。
“什么意思?”
“嗯……懂了的是P的心情,但是不懂的却是我自己的想法,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在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龟梨跟我说一直以来是你在让着我,你在扮着弱者,我也看到了P其实一个人也能把工作干得很出色,一个人也能做完美的发光体,所以我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再该以什么样的角色去站在你的身边。”他脸转向一边,望着夕阳说出这段话。
“什么意思?我不懂,我还是不懂,TOMA就是TOMA,不用扮什么角色,我只是要你在我的身边,就只是这样而已。”所以我说我讨厌长大,长大了就会考虑太多的事情,不可以什么都不去想不去管,想在一起就在一起吗?
“P,你还是没变,偶尔还是会那么任性,现在做Leader了,这样可不能服众哦!”他说着有的没的的话,眼神四下游走。
“好了,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我们回不到过去了,从此各不相干是吗?”干嘛要让我把这些话说出来,TOMA,你好狡猾。
“也许……大概……可能是吧!”
“你给我肯定一点的回答!”我对他吼着。
“是也不是,现在我没有答案给你,也许不久以后可以吧。现在你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我也有,不是吗?”
“那这样……”我看着他似是而非的笑脸在夕阳中溶着金色,终于忍不住一下抱住了他,“这样也留不住你吗?”几乎是耍赖似的紧抱着他,好像此刻他不能离开就永远不能离开一样,我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可是……
“P,香味消失了哦!”他喃喃地说。
“什么?”
“香味消失了,魔法也消失了,我们该换一种方式相处了,分离还是在一起,我们重新去找答案吧。”他轻轻掰开我的手,然后俯过身轻轻吻了我的额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曾经,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你哦!”
直至声音消失……他吻过的额头还微微烫着……街道上已经没有他的身影……找不到了,找不到了,就像已经过去了的过去,全部找不回来了……
那是要重新开始吗?回到一无所有的最初,重新开始吗?怎么开始呢?
没有说出口的秘密,虽然众人皆知……却没有对你说过,所以,秘密永远只是藏在自己心里的宝物……嘘,小小声的,不要告诉别人哦,TOMA,P也曾经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你……

TOMA的日记
“好吧,我听,我会听!”被一帮子JR硬逼着站在离前台最近的位置,死笨蛋仁,居然要龟梨跟他一起站在我的两边,不让我逃跑。听一首歌而已,需要这样严肃吗?
我在幕后看台上那队白衣的少年,熟悉而又陌生,P被簇拥在当中,呵,就算是在新团体,他依然还是最瞩目的一个,会不会有人像我一样被他“害”呢?桃子香味的魔法,不容忽视啊。
“给我仔细听!”仁的一声大吼让我回过了神。
“不论到何時都要在一起喔,
两人虽然許下了這样的誓言……
第一句歌词就揪紧了我的心,P果然是P,我想笑,却不小心让眼泪抖落……我听见他在唱着,大概是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想跟我说的话,被禁锢的心好似被解放了,知道他也在乎,那就够了,至少现在的我只想要这些……
就像往常一样做完录制的所有工作,跟纯说了一声,然后一个人离开。
“TOMA!”预料中的,他从后面追了上来,不要到答案他是不会死心的,我一早就猜到。
而现在我只能给他这样似是而非的答案,在我没有找到那个自己可以站立的位置之前,我只能这样。
“那这样……这样能不能留住你?”出乎意料地被他抱住了,就像当初我抱他一样,我等着那桃子的香味再一次迷惑我,可是,没有……没有香味……消失了,最初的魔法消失了,那是不是代表我们可以真正地,真正地重新开始了呢?
我吻了他的额头,那是对他未来的祝福,NEWS的前途并不好走,我不能陪着他,不过他一定能撑过去的,因为他是独一无二的YamaP。
P,还有一个秘密我没有说,无关香味,无关魔法的现在,我还是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你。

我们的未来……无奈……未知……(全文完)




番外 爱情的输赢~一切从心开始
“嘀嘀嘀……”面包超人的铃声,我接起手机。

“哈罗,这里是YAMA Baby!”

“笨蛋,你需要对着全世界的人为我加油吗?”震耳欲聋的吼声,我的耳朵聋了啦。

“TOMA,那我想为你加油的心情想让大家都知道啊!而且……明天……是2月14日哎!”那家伙肯定是恼羞成怒了,哼哼,羞的成份更多一点吧。不管,继续我的战斗。

“YAMAP,你皮给我收紧一点!”他在那边咬牙切齿,我在这边翻漫画啃香蕉。

“放心啦,我有涂紧肤水,虽然我才只有十八岁的年纪,但是我很懂得保养哎。”放冷笑话,冷死他,谁让他十个短消息只回我一次,这次发在J-WEB上,果然就赢来他主动的一通电话,当当当,第一战,P胜!

“你你你你你……唉!”无力的一声叹息。

“好了啦,明天你公演结束后我们去吃拉面吧!”

“不要!我们还有庆功会!”

“不管,再晚都要去,不然我继续在J-WEB给你加油!”

“我怕了你了,去就去……”

Yeah,第二战,P又胜!!!



臭TOMA,干嘛在WU的采访中话就只说一半啊,明明我发短消息过去说他的舞台剧“太好了”,他回问我“是不是真心话”,然后,然后他居然没有说我回的那条最重要的短信“如果说真心话的话,那就是……我好想你!”,他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第三战,555555,TOMA胜!



“二宫跟你很熟吗?”难得啊,他约我一起吃拉面,果不其然,一上来就有问题问。

“当然啊,我不是跟他一起拍STAND UP的嘛!”

“他不是前辈吗?怎么跟你这么亲近?”狐疑的眼神,我选择忽略。

“啊,有吗?还好吧,哪有啊?”我装傻。

“那条短信,什么‘要送的话就送元气满满的P’,你居然还回答‘如果是那样的话,多少次都没有问题’,哪还有前辈跟后辈的样子啊。”语气变得激烈了,笨蛋TOMA中计了。

“反正我们都常常一起玩的呀,没关系的!你这么紧张干嘛,吃醋吗?”

“谁吃醋了,你少自以为是了!”

“可是你现在明明在往碗里倒醋啊!”看着他一手拎着醋瓶的呆样,我笑倒在桌上,第四战,P又大获全胜了!

“喂,笑够了没?”他闷闷地问。

“够了够了。”

“下次让事务所帮你做件长袖子的演出服。”

“啊?”

“北海道会把你冻成瘦猴干的!”

“哦,知道了!”我乖乖地回答,我知道的,做人是不能得寸进尺的 ^O^



“喂,TOMA Baby,你那么说是什么意思啊?”这次换我半夜打电话去叫他起床了。

“什么什么意思?”清醒到不能再清醒的声音,他是等着我这通电话吧。

“什么叫对P有恋爱的感觉?”反击,他开始反击了吗?

“就是这个意思啊!”

“下文呢,下文,我要下文,是说我们又在一起了吗?”这算是答案吗?

“啊,我有这个意思吗?”他装傻,他在耍赖。

“没有吗,那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春天到了,我偶尔感染了一点少女的情怀吧,我随便说的,你就随便听听,别当真哦。”

中计……换我中计了,臭TOMA,这次算你赢!



SUMMARY,特地让翼君帮我把他请到了现场,大决战!!!

“嗯……这个问题,我一个人回答不出来,得请个人帮忙。”哈哈,看到他在贵宾席上不安地动来动去,小子,知道你又中圈套了吧。

“我想请……TOMA,来帮我一起回答这个问题!”我跑到场边,向台下伸出手,用最最诚心最最期待的目光看着他。

看他慢腾腾地走过来,不情愿地握住了我的手,我用力一拉,就把他给拖上台了。看到他惊诧的眼神,怎么样,我的臂力变厉害了吧,这可是在田特训下的效果哦。

“你,该死的,我早该知道你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他装出是在跟我商量的样子,小小声地骂着。

“乖,保持笑容哦,不然大家会奇怪的,对对对,就是这个TOMA式的笑容!”我嘻皮笑脸地说。

“你倒底想干什么?”

“也没什么啦,就是想让大家看看我们还是那么要好啊,让大家可以放心。”

“不放心的也只有你自己吧!”

“是啊,谁让你始终不给我答案!”

“不给不给就是不给!”

“不给的话我就在这里亲你!”这就是我的杀手锏,TOMA,你逃不了的。

“你想死是不是?”

“你不舍得的。”

“好吧好吧,算我怕了你,现在我说不出,晚上回去我再给你你要的答案,这样总行了吧。”

“嗯,那好吧,暂时放过你?”我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请问……两位要商量到几时?”主持人在那边笑咪咪地问。

“好了好了,这个答案是……”

回答了我一早就知道的答案,然后TOMA在主持人的道谢之后准备转身下台。

“TOMA,等等!”我叫住了他。

“你还想怎么样?”他用眼神狠狠地问我。

“没什么,握个手啊!”我笑着伸出了手,再次跟他的紧紧相握,台下Fans欢声如雷,就像是在为我的胜利而庆祝。



晚上,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抱着小P等他的电话。

“嘀嘀……”我紧掀起翻盖。

“喂,是我是我,你快说吧!”

“说什么?”这家伙,就这个时候还要来拖延战术。

“你答应的,不许反悔,我要答案!”

“哦,这个啊……奇怪了,你自己在演唱会上不是回答出来了嘛,还要我再重复一遍?”

“你……”中计了,我惨叫一声。

“好吧好吧,我再说一次……”他居然给我把演唱会上的白痴问题的答案又说了一遍,真是……我吐血……身亡了。第N战……TOMA反败为胜。



“干嘛说仁是你的宝物?”

“笨蛋仁在海边跟你表白了什么?”

“不许你今年跟他一起过圣诞!”

一条又一条的短消息传了过来,我满意地合上了手机,躺在沙滩上享受着夏威夷迷人的阳光。

对了,忘了说了,WU的读者们对不起哦,前面我在采访时说下次要NEWS的全员一起来夏威夷就太好了,那是骗你们的。其实我是在想,如果下次跟TOMA一起来的话,那就最高了!

就这样了,战斗继续,P的胜利会越来越多的!请大家拭目以待!!!(番外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文集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05年11月的音乐祭部分排名 | ホーム | 关于本命>>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kodaiasaka.blog42.fc2.com/tb.php/4-6bb25a78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