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6/01/07 17:34 [亮内]请继续骗我吧!(BY JUNE)
这是我看到N团文中写亮内写的很棒的一篇,它让我看的很感动的说,有种想让人哭的冲动,不知道文中是不是包涵了写这个文的人的心境,还是其他什么因素~JUNE真的文笔不错~~~

甜的结局,让我觉得77和公主是在一起了,替公主感到高兴,而小呆P也是和斗斗在一起了,可是不怎么开心,但是私心里选择忽视了它,因为我心中的两人是最完美的一对.

而的结局却让人觉得心疼和失望,公主到最后还是独自一个人,而斗斗也是,至于77和小呆P却也是没有在一起的,不过77是喜欢公主的,这让人觉得欣慰,无论他做了多少对不起公主的事情,至少他还是喜欢公主的~

To:JUNE亲,熊觉得你很合适写这类型的文的~看的很感动!文笔不错,不像我写BL,= =+++,也许这就是人与人的区别吧,文笔好的就是能写出好文来

[亮内]请继续骗我吧!
我是内,内博贵。
离开有多久了,记不清了。
我知道,有许多帮我计算着的人,也许,那个人也是。
亮,不,现在的我只能称呼你,锦户君了。
是呢,也许,几个月来,你正在庆幸,我选择这样的方式离开。
也许这样,你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开我了。
对吧,亮。
在知道你听不到的时候,请还是允许我这样叫你。
亮。
亮。
我知道,你不爱我,从我爱上你的那天开始便知道,到你说爱我的时候,我更加确定。
“内,我们在一起吧!”你这样的说呢。
之后是我一贯的内式笑容,说着“最喜欢亮了。”
之后是你的笑,一贯的,亮式的笑。
你看到我眼中闪着的泪光,贴上我,“你不要开心地哭掉啦,内。”
你居然以为我是开心地哭掉了,好,如果是一个马鹿被喜欢了很久的人告白,因该是这样的反应的,对吧!
那么,就算我是开心的哭掉了好了,反正,在所有人的眼中,我只是一个没长大的爱哭鬼,而已。
是的,在所有的人眼中,内,只是马鹿一只,只是给奶就是娘的蛋糕癖小屁孩儿一个。顶多,算是可爱的小屁孩一个。
但是你知道么,我最讨厌别人说我可爱,尤其是你,亮。
尤其是当你在说完“p真是个美人儿啊”之后,条件反射似的,在后面加上的那句“内最可爱了,是我们可爱的公主呢!”
之后,我便会笑,只是静静的唤着你“亮~~”
你一定是以为我最喜欢你这样的说我了吧,因为每次这样之后,我便会轻轻的唤你,然后,你回疯狂的拿走我的一切,一次,又一次。
你以为我也像你一样的享受着。
但是,你却没发现,在被你弄得热得将要燃烧的身体里,我那颗冰冷的心。
你一定以为,你给了我无比的温暖,就像我给你的一样。
我的顺从,让你感到我的幸福了么?
或许是的。
亮。
你要给我幸福么?
用这样的方式。
亮,你感到我的幸福么?
每当我人不住哭出来的时候,你回温柔的贴过来,“内,很疼么?”
我坦言,是。
你便会停止。
但是你却不知道,我所忍不住地,只是要大声地对你说“亮,你不要再骗我了!”
但是,我知道,亮的欺骗,是一种幸福。

什么时候开始讨厌东京,讨厌新干线的,忘记了。
现在新干线上的你,应该开始习惯听MD了吧。
记得你说过,由内的新干线,是不需要MD的。
那样的亮,小心的保护着我,靠在我的肩上,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想着的是什么呢?
向你当年无奈的离开,属于你的东京,属于东京的yamap。
对吧,亮。
我是了解你的,比任何人都了解。
但是,你知道么,亮。
我是多么的痛恨这个那么了解你的自己,因为我深刻的了解,你对东京的不舍,还有,对那个永远都不可能属于你的yamap。
我就这样的了解着你,包括你对我的爱,那样欺骗式的爱,你一遍一遍的说着爱我,只是想告诉自己“我锦户亮,是爱内的,不是p!”
是这样吧,亮。
我这样的了解着你对我欺骗,没有爱的“爱”。
然而,正是这样的亮,欺骗着我的亮,我所爱着的亮。
亮,只你一人。
我享受着你的这样的爱。
你爱东京,因为那里有yamap。
你爱大阪,因为有你的家人。
你知道么,亮。
我讨厌东京,因为那里有yamap。
我讨厌大阪,因为身在大阪的你心里仍然只有yamap。
而且,一直以来,你一定以为,我很享受这样的新干线,因为,这是属于我们两人的时光。
但是,你错了,亮,我讨厌,新干线。
讨厌靠在我身上却依然想着yamap的你。
去时,我感到你的迫切。
归时,我感到你的不舍。
这样的新干线,我讨厌。
但是,我更讨厌自己,敏感的自己,了解你的自己。
明明在别人的眼中,我是最幸福的孩子,在J家,可以得到你锦户大爷的爱。
我们出双入对,引来无数慕的目光。
然后亮你会用你的毒舌功将那一票人走,笼上我的肩,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一直以来,你一定以为,我很享受这样得来的得意,因为我,一直会静静的微笑,你面前的我,永远的闹不起来,我只是名正言顺的享受着你的“爱”,默默地舔噬着自己敏感的伤口,我这样的微笑着,令你似乎觉得这样得我很幸福吧,所以你一次又一次的在yamap面前卖弄对我的温柔,对我的宠爱。
你那样的笑着,亮你一定不知道吧,那样笑着的你,让我好心痛。
拥着扬长之后的亮的脸,我永远记得那表情,那样的悲伤和无奈,眼角挂的更低了些,然后,你大笑一下,“内今天想吃什么?”
“只要是亮作的,都好!”我用你喜欢的方式笑着,心里冰凉。
开始痛恨敏感的自己。
亮你一定不知道,我是这样的了解你,包括了解你对yamap的爱。
那是最为无力的爱,即使撞了南墙,撞得头破血流,依然会一次又一次的念念不忘。

就像我对亮的爱一样,我当然了解。
“亮是爱p的吧?”多少次想这样的问你,亮。但是问你的话,你会伤心吧,我害怕你那样的表情,那样的表情,会让我应付不来,一直以来练就的对你保持的健康地装成马鹿一样的对你的爱,会坚持不来。
亮,就这样,我微笑着“享受”着你的爱,每当你对我说“爱我”的时候。
“亮不要再骗我了,你根本就不爱我”,多少次想这样的对你说,但是不可以。
没有我的亮,就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p的亮,就连我也没有了。
那样的亮,会怎样。
无法在yamap面前搂着我扬长而去的亮,会怎样。
那样的亮的痛,是我一辈子都不想见到的痛。
不想,我所爱着的亮,孤单的一个人痛着。
不想,所以,亮。
就这样骗着我吧,就说“爱我”吧!
爱着yamap的亮,我一样的会守候在你的身边,当你想念p的时候,就靠在我的肩膀上望着远去的东京的天空吧,当你与p擦肩而过的时候,就将我搂得更紧一点吧,如果这样可以证明你的幸福。
如果亮能够好过一点的话,我愿意永远的“享受”着你的爱,就像你以为的那样。
内是公主,可爱的公主,只要常常微笑着对他说“爱”便会使他幸福上一整天。
内是迟钝的马鹿,只要给他买他最喜欢的限量发售的草莓蛋糕,他便会开心的说不出话。
内是爱哭的小鬼,喜欢撒娇,很容易哭却十分的好哄。
但是,亮,你从来就不知道吧。
内不是公主,内最讨厌被别人说可爱,每次看到你微笑着说爱我,我便会痛心的笑着,一整天的时间,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亮便又会怀疑了,怀疑你锦户亮根本就不能给人幸福,就像不能给p幸福一样。
内并不是迟钝的马路,相反的,内是十分敏感的人,内清楚地知道你锦户亮爱的是那个叫做yamap的家伙,内清楚地知道,什么时候表现出开心能使你得到最大的满足,喜欢你买我最爱的蛋糕给我,我会真的开心的说不出话,因为那时,我会真实地感觉到,在你心中的我。看到你看着我开心地样子时满足的笑脸,我便怎么也说不出话。
内爱哭?似乎也不是的。真正想要哭的时候,是一想到亮所爱着的人始终都是那个叫做yamap的人的时候,试想不顾一切的想对你说“亮你不爱我,你爱的人是yamap”的时候,使你在梦里喊着“p”的时候,是你将我拥在怀中却只是为了在p面前掩饰你的落寞的时候,是听到被你说“爱”却根本不会相信的时候……这样的时候,你几时见我内博贵掉过一滴眼泪,相反地,我是用你最喜欢的那样的笑应对的吧。
喜欢撒娇?或许是吧。因为亮你其实是很怕不被需要的人吧,表面自信十足的你,其实是那样的胆小,背着硕大的“锦户大爷”的招牌,确实最怕自己被别人忽略的证明。每当看到你稍微迷茫的眼神,我便会贴过去,闹着你,让你得到备受重视的满足感。这样亮便不会寂寞了吧。
如果内部好哄的话,亮会很难办吧。一直这样的想着,“天下就没有锦户亮搞不定的问题!”你不是这么认为的么?应该说,全J家的人不都是这么认为的么?如果连个小内斗哄不好的话,那你锦户亮的脸面恐怕会挂不住的吧。每次哄我时的亮的脸是最为温柔的,因为我是知道的,那时的你,是真的不想让我离开。
我又怎么会离开你呢?
一直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离开你,亮。
因为傻傻的我,居然,一直任性的以为,没有我你真的不行,就像你说的那样。
并不是对你对我的爱的肯定,只是,至少,我,可以给你想要的满足吧。
即使是这样也好。
就这样,我们可以相互取暖,你抱着我,享受着“为什么不是p”的痛,我抱着你,享受着“为什么不是我”的痛,但至少,身边还是有一个人的存在,不是么?
这样很好。
很多次这样的想着,或许,我们可以这样一辈子的吧。
即使,亮,即使你不爱我,你爱p多久,我就爱你多久,因为我知道,亮你,是不可能不爱p的,我选择用这个时间来约束对你的爱。
这样不是最有保障的么?对吧,亮。
你爱p到永远的话,那么我,一样的,会一直在你身边。

然而,亮,与我相比,你不了解的事情太多了。
你不了解我有多么的爱你,不了解我是多么的了解你对p的爱,不了解你给的幸福是我的痛,不了解我的敏感,不了解我比你多了解那么多的事!
“斗真,对不起……”p的声音过于平静。
“但是他现在已经有内了啊!”一向温文尔雅的斗真近乎吼叫着。
“但是,我知道……亮,他……并不幸福。”p越发平静。
为什么?
要让我听到这样的对话,为什么?
Yamap,我恨你!
当初,不是你说亮不能给你幸福的么?
当初,不是你将亮推进不能给人幸福的阴影之中的么?
现在,你居然还这样堂而皇之的向斗真说什么要给亮幸福,你以为,亮的幸福就只有你给得起么?
…………
之后的我沉默了。
亮,现在的你,不……幸福……么?
亮,我在你的身边,让你不幸福了么?
亮,你并不爱我啊,这样的你,感到不幸福了吧。
是的,亮,并不爱我的你,怎么会感到幸福呢?
亮,或许,我过于自信了,p说的对,亮的幸福就只有p给得起啊。
亮,至少,我在你的身边,阻挡了p给你的幸福了的,对吧?
亮,告诉我,与我,一个你不爱的我在一起,你感到幸福么?
亮,或许,使我要消失了的时候了吧……
既然p要给你幸福的话,那么,我的存在,只是你得障碍吧。
有p的话,那么你就不必搂紧我在p的面前上演幸福大戏了不是么?
有p的话,你就不必抱着我的时候心里痛痛的想着“为什么不是p”了不是么?
有p的话,你就不用再与我一起心中竟是p的影子了不是么?
亮你,始终,爱的是p啊。
能给幸福的,或许,真的,只有p一个人的吧。
亮,你不再需要我了对吧。
亮,我成了多余的人了,对吧。
亮,我想要静静的消失啊。

但是,完全没有想到,竟会是这样轰轰烈烈的消失掉了。
看新闻说你是哭了的,回大阪是一个人的吧,在那个我们都熟悉的不行的站台,你抱着关8的哥哥们抱头痛哭,那时,我是哭了的。
亮,你不要在自责了,想你一定不会难过太久的,p大概就回到你的身边了吧。
我听到的,一直没有告诉你。
现在的我,即使是消失了也是没有关系的了不是么?
然而,原本,我并不打算这样的消失的,我只是想静静的静静地消失掉,然后躲起来看亮你与p在一起幸福的笑脸,真正幸福的笑脸,那样的幸福,我还没有看过的吧。
为什么,如此敏感的我,竟也会这样的错,让大家为我遭受痛苦,尤其是你,亮,你不要在自责了,跟你……没有关系!
我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家里,与世隔绝,窗帘外面是埋伏了几天不肯散去的记者,你们到底想知道些什么,一个犯了错的人在犯错时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还是,一个犯了错的人在犯错后究竟是怎样一副窘样?
那么,你们大可以回去了,我这个犯了错的人在犯错时脑子里竟只是想着我究竟在用什么方法静静的消失掉,好了,现在这个问题不用再想了,因为我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在那个叫做锦户亮的人面前了,雪藏,对我来说,还真是一种最为彻底的消失的方法呢!
至于我这个犯了错的人现在的窘样你们更是大可不必没日没夜的守在这里等着看了,过不了多久,你们,还有那么多其他的人,便会忘了我这么一个无名小卒了吧,至少,那个叫做锦户亮的人,会忘记的吧。而我,依然可以从电视节目中看到他和yamap一起之后幸福的笑脸了,这不正是最好的结果么,不正是我要的么?
很好啊,这样。
我静静的窝在墙角里面,原来,我真的很瘦,太瘦了,就像你说的那样。
几天没有吃饭了,忘记了。
回家之后便是一直没有见过别人的吧,我就这样静静的多在墙角里面好了,静静的,如果墙角真的可以让我钻进去就好,那就真的,完全的消失掉了。
上网。
习惯性的去J家的网站,写日记的网站。
FANS的论坛。
很多FANS在呼吁要我退出news和关8呢,是呢,我填了那么多的麻烦。
只是想说,大家,对不起。
装着爱哭的我,这一次是,真的哭得泣不成声。
大家,对不起。
日记,现在不需要写了。
Ryo这个名字依然让我敏感。
又是一通狗屁不通的话阿,笑得我眼泪静静的淌出来。
亮,看来,我的消失,并没有怎么影响你的雅兴阿,哈哈,这样的亮啊,我想我过于高估自己了,像这样的我,你怎么可能会影响你的兴致呢?
现在的p应该早已站在那个原本就属于他的位置了吧,是的。

亮,现在,你该得到,幸福了吧?
电话被强制停掉了,或许这样更好。
开着手机等不到你的电话与关掉手机等不到你的电话相比,或许,后者比较幸福吧。
我任性的这样以为着。
直到……我看到……
亮你,什么时候学会写藏头诗了……
看着那一句句不搭边的句子竟连成了一句“内,快点回来,我们等你。”
那么……亮你,这一次,有成功的把我弄哭了……
亮,你是不是,还在,被大家,需要着呢?
亮,没有我的日子,你幸福么?
我竟会这样的问着自己,亮,我想你……
我想回到你的身边,亮。
我想继续的爱着你,亮。
我想继续的被你骗着,亮。
亮,你是需要我的么?
亮,只要你一句话,我便会坚持下去努力的回到你身边去!
亮,我竟是这样的爱着你!
泪已决堤。
哭着便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仍是白天,但是,已几日未见阳光的我格外像个吸血鬼。
未见阳光,不食人间烟火。

冬来了,雪却迟迟未到。
亮,你过着怎样的生活?
一个人的新干线,是不是会寂寞?
你一定,是带了MD的吧,没有我在身边?
没有我在你身边撒娇,谁来成就你的骄傲?
那天看到你制作的少俱上,你那样的说呢,你要放弃你的骄傲么?
昨天看你在一公升里面哭了,我便跟着哭了起来。
亮,难道,真的非要你不在身边时,我才可以像这样的哭出来的么?
亮,这样的冬天,一个人的新干线,很冷吧!
亮,我想回到你的身边……
但是,晚了吧。
我一手造成了这样的一切,无力回天了是不是?
P已经在你的身边了吧?
我呢?
回去之后,又能怎样?
我承认,我是胆小鬼。
胆小的我,总是选择着逃避,将自己关起来,静静的消失掉,亮你便可以得到幸福了吧,一直这样的想着。
亮,或许有一天,我才能真正的站在你的面前,大声地说“爱你”,说“请不要离开我!”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即使你亮你会忘记我,我依然会满足了吧。
一直,就是一个傻瓜阿,自己。
哈,笑我傻好了。



今天接到了到东京事务所总部开会的通知,多余的没说,想想便知道只有两个结局。
是去是留,似乎并不是我可以决定的。
离开,便就此彻底的消失,或许可以成就我早日结婚的梦想,亮的话,便是真的结束了吧。
留下,继续像这样的牵绊下去,p,斗真,还有,亮。
不知哪个才是比较好的结局,此时的我,真的不知道。
若是几个月前的那个我,定会静静的退出这潭浑水的吧。
我不想看到亮,被卷入,任何的纷争。
不想那个什么都不是的我,会碍了亮的幸福。
然而,几个月的雪藏,竟成就了我的勇敢与自信,或许,是亮的那封日记,真的使我竟成了一个会幻想的人了,哈,我竟成了有力的人了。
或许,我应该做的,就是真的,什么都不要想。
我就这样,硬着头皮的,去了东京,那个我所讨厌者的城市。
现在却也觉得越发的喜欢起来。
多久没来东京了呢,真的好久了呢。
今天亮的通过是东京还是大阪呢,还是两地的跑着呢。
到东京,第一个见到的人,会是亮么?
真是,变成会幻想的人了呢。
哈哈。第一个见到的人,也许是社长吧,这样想着。
第一个见到的人,竟是属于东京的…… “yamap!”我有些惊愕了。
抑或是害怕。
许久的没有和大家联系,此时的我,是完全不了解现在事务所的人际状况。
正踌躇着该开口说些什么,却是p现开口。
“uchi,欢迎回来!”他笑着,用一贯的挂着落寞的yamap式的笑容。
我一时摸不着头脑,p,和亮在一起了吧?
这样的问着自己,却忽然冒出了一句“是又怎样?”
哈,什么时候,我变得这么能幻想了?
什么时候,我居然可以这样在yamap的面前站的这么直了?
“哈,uchi长大了呢!”p这样说着,我却真的觉得得意起来。
“p,社长让我一月复出,回news。”我说的很平静。
我等待的,其实只是一个答案,p,你现在,和亮在一起么?



然而,那个冷漠的p,一副不太想跟我讲私事的样子,我便作罢。
于是,终于到了见到亮的时候了。
泪,是我唯一的反应。
被亮紧紧抱住的我,忘记了呼吸。
原来,我是这样的想你,这样的爱你!
亮,我好想对你说“爱你”,只听到你哑着嗓子轻拂我“内,不要在离开我了,内……”
躺在你怀里的我,只是哭,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我还可以做些什么。
几个月以来积累起来的勇气一下子都决了堤,或许,亮,我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爱你!或许,说“不要在离开我”的应该是我。
为什么,一直以来的我,一直埋怨着你的不坦白,我讨厌你的不坦白,然而,我更讨厌的是我自己,为什么我会如此在乎着你的不坦白!
而现在决堤的你,却是如此的告诉我,要求我“不要离开”,我知道,我决定了,不会,在离开你了,无论怎样,不离开了,亮。
就这样的被你抱了多久,没有知觉。
但我知道,我不在的时候,亮你过得不好不幸福,因为亮的体温是绝对不会骗我的。
于是,我回来了,养好了伤回来了。

甜的结局开始:
亮变了,如我所变。
几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敢向谁问起。
或许,我还是有那么些小内胆怯。
但是,我能确定的是,现在的我,依然和那个叫做锦户亮的人在一起。
而那个p依然是和斗真在一起。
然而,现在的p似乎没有原来的那样的幸福,就如斗真现在的冷漠。
现在的亮呢?
也是变了的吧,我感到他的幸福,不同从前的幸福的目光是着实投向我,内博贵,没错的。
与亮一起的新干线,依然,亮会依在我的肩上,然而望着的却不再是远去的东京的天空,只是一直握着我的手,好像一松手,我便会跑了似的。
亮,放心,现在的我,不会跑了。
至于现在的我呢?
应该说是得到了幸福的么?
只会望着天空的亮,现在,真的只会望着我一个人了。
亮会对我说“内,以后不要那么敏感了哦。”
我眼中充满惊讶。
亮,什么时候开始,察觉到我的敏感了?
亮,什么时候开始,开始比我想象中的了解我了?
亮,我要告诉你,我真的……感到你的爱了。
亮,你教我的办法,很好用阿。
“内,什么时候都告诉自己一下是我想得太多了”我继续惊异于你的发现。
亮,什么时候开始……
算了,反正,我切实的感到,现在的我是幸福的,所以。
算了吧,是我想得太多了,亮是爱我的,就是这样。
其他的,都不重要!
所以,就这样,就算是骗我也好,请你继续的爱我吧!
因为我会继续的爱你的。
如果你喜欢我傻,那我就继续的傻下去吧
如果你喜欢我撒娇,那我当然会毫不犹豫地往你的怀里扑。
所以,请你继续的爱我吧,亮!
甜end


的结局开始:(从“于是,我回来了,养好了伤回来了。”接着看,是的结局部分。大家会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看呢?)


我是内博贵,回来的内博贵。
回来的我,一如既往地跟锦户亮在一起,p似乎仍然与斗真在一起的样子。
亮,你似乎,对我,变得温柔了呢?
那么p呢,在我离开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有谁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在来不及问你的时候,你的温柔,只是加深了我对你的爱的肯定,
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究竟是怎样学会的幻想,现在的我,现在的内博贵,已经完全沉浸在归队的喜悦之中,完全沉浸在重新回到亮的身边的喜悦之中。
然而,亮,你知道,我是敏感的。
我仍然是那个敏感的内博贵,一直以来,这个自信,我还是有的,那就是,我永远都可以那样的了解你。
然而亮,这一次,你让我的执著动摇了,这样的愈加温柔着的亮,对我,你究竟在在意着什么呢?
然而,亮,你的温柔,让我感到莫名的害怕。
有谁,可以给我回答?
但是很快,我得到了回答。
给我答复的,居然,是斗真。
“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告诉你的,内。”斗真的温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yamap式的冷漠。
我敏感的觉得,斗真,寂寞了很多呢,就如同样寂寞着的p。
“内,你还是……离开……亮吧!”斗真一样的平静。
我一时没有反映过来,只是敏感的觉得,我应该听他的话。
我是怎么了,“为什么?”我这样执拗的问。
“内,你出事前那天……我跟p在乐屋里说的话,你听到了吧……”斗真停住。
我沉默了。
之后。
我只是说“我了解了。”
之后,离开。
这一次,我是真的决定离开了。
到最后,我仍是那个只会惹麻烦的小孩,所以,亮,你害怕了么?
所以亮,你拒绝了p决定回到我的身边,要把我管得乖乖的不再惹麻烦么?
亮,我不知道,你给我的那些温柔是对我单纯的同情还是对我单纯的管教,但是此时,我是彻彻底底的了解我内博贵,我居然任性的以为你锦户亮是真的爱上我内博贵了。
我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这样的幻想的勇气的,我内博贵的敏感的躯壳,被我扔到哪里去了,我哭着去寻找,却是徒劳。
原以为痊愈了回来的我,丢掉躯壳的我,却是抵挡不住这样的再度负伤的,亮。
现在的我,还能对你说什么呢?
是感谢,你的同情?
哈,同情,我一直都叫嚣着不要你的同情,却一直都这样的再靠着你的同情活着。
悲哀。
于是,我决定,这一次,我真的会离开,离开我爱着的你,亮。
我知道,我从来,就不该幻想的,我从来就不应该得到你给的所谓勇气。
亮,我回来了。
决定满心欢喜的把自己的全部都给你,我居然会以为几个月的时间,你真的爱上了我?我究竟哪里来的混蛋勇气,我究竟,哪时学会的幻想?
亮,原来,我回来了,等着我的,仍然是一个骗着我的锦户亮。
于是,“亮,请你不要再这样的骗我了”,我,这样的说着,转身离开。
我说我什么都知道了,你却是没有追来。
于是,我知道,这里就应该是结束的地方了。



的结局 就在这里结束了


番外~~~~亮篇

我是亮,锦户亮。
爱上内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忘记了。
我又不是马鹿,为什么要记得那么清楚呢?
为什么会有敏感这种东西存在呢,那家伙,实在是太敏感了,对此我很头疼。
内很爱我,我当然是知道的。
但是他似乎,从来,就不知道我到底有多爱他。
于是,我无奈的,一次又一次的对他说“爱你”,每次得到的回复必定是内的轻唤“亮~~”你是在勾引我么?我想是的,因为之后对我的动作,你没有任何的反抗,我想,你已经可以知道我有多爱你了,用这样的方式,于是,一次次的,屡试不爽。
“内,这样你知道我有多爱你了吧!”一直以来,我这样的想着。
内,真的很享受和你一起做新干线呢,靠在你的肩上的我,可以安详的仰望着天空,只是,望着天空的我得幸福的脸,你总是不肯看呢。难道你不想看看你给我的幸福么?每当我幸福的笑着看你,你总只是回复我一个小内式的笑容,你就不能,对我在特别一点么?
内,你似乎真的太在意p的事了,我是知道的。所以,每一次,我兜可意说着“p是美人儿阿”之后加上一句“内你是最可爱的”,因为这样,内便会开心的吧,这样说内你会觉得与p的不同之处吧。
内,你真的太在意p的事了,所以,每次碰到p,我便会将你楼的更近一些,这样你摆弄会更有安全感的吧,然后我会拥着你扬长而去,这样你会觉得幸福的很有面子的吧。
内,你真的是很会撒娇的阿,而且好好哄的阿,真的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了,内你什么时候可以难哄一点呢,那样我会好有成就感的吧。
每次看到内看到我排队给他买到的蛋糕,内都回开心的说不出话呢,难道我都没有蛋糕有吸引力么,其他时候都见不到你这样开心的脸呢,内,你再多开心一点吧,真正的开心!
每次抱着内的时候,我感到你在发抖呢,使我弄疼你了么?我会问你,然后我会停止的,难道我真的让你这样的不安么?我真的有些在意了呢,内你究竟在想着些什么事情啊?我很担心啊。
内,你知道么?
没想到,我到了现在还在这样的爱着你,怀念你……
内,你出事的那天,我也出事了……
那天,p对我……我对不起你的,内。
但是之后,我更加确定的知道,内,你是唯一我所爱着的人!
然后我知道你出事了,内。
我当时只是想不顾一切的在你身边,但是,是我的错,我无力回天。
几个月,我所受的折磨,你是不知道的,没有内的生活,真的不行,就像我所说的那样。
但是,我终于等到了你回来得那天。
我想着,内,永远都不让你离开我身边了……
然而,你告诉我,你知道了所有的事,那天晚上和p的事?
我想当你转身的时候,我没有任何资格去拦住你……
于是,这样的,我失去了你,内。
永远的。
我只能默默地看着你,爱着你。
只是我一直不甘,在我离开之前,忘了说一句“内,我从来都不曾骗过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文集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随便YY~ | ホーム | 05年11月的音乐祭部分排名>>
comment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kodaiasaka.blog42.fc2.com/tb.php/6-ea09f4b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