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6/12/01 14:56 水镜
めぐ和主人凌的接文
1——4
〈-〉
“喂喂~~明天一起去逛街吧!”

“啊?又逛?”

“哈哈哈~这家伙总是有买不完的东西呢。”

“不可以啊!”

“我说啊....”

“抱歉,那个....”看她们聊得开心,我小心的打扰道。

“反正明天一定要买到,不然就过了打折期了啊~!!”

“那个,请交一下志愿表好吗!”不由得大声了点,“对不起,今天是我值日,请交一下表格。”

“啊?哦。”

“呐~给。”

“啊,谢谢。”总算收到,我微微低下了头。

“...要不是今天她值日,我还真忘了我们班还有这样一号人物呢。”

“怎么说呢,没有存在感吧....”

“喂喂,这样说人家不好吧...”

“反正又听不到,对了你们明天到底去不去啊~!?”

.....那几个女孩子显然不知道,我已经把她们的谈论都听在耳里,虽然已经麻木,我也知道我给人印象一向如此,但对于这样的自己还是感到厌恶。可是我又不擅于跟人打交道,或许没存在感的活着才是我最佳的处世方式...

把表格交到了办公室,刚走到教室门口,居然看到个不应该在这里的身影....“..依夏?”

闻声转过来的那张脸正是我的孪生姐姐依夏:“啊,夕夏!还想你去哪里了呢,害我在这张望了老半天!”

虽然是一样的五官,但依夏怎么看都要比我明朗灿烂,那张脸洋溢的热情总是好象要感染人般,“你怎么会在这?”

“别一脸呆样的,今天不是说好要去妈那里住的吗,我来接你啊,哈哈高兴吧~!”父母离异后,我们就分开居住,依夏跟着母亲,我跟着父亲。母亲恨着背叛自己的父亲,在父亲出轨后她不顾一切的逼死了父亲的外遇对象,最后离婚,我却选择了父亲,母亲就此也把我当作了叛徒,但我仍然觉得父亲也需要照顾,而把年轻女孩活活逼死的母亲也让我感到心寒。

“可现在才中午,还没放学....啊~”话还没说完就被她在额头弹了一下,动手整理我的书包。

“你就是这么死板,放心啦,我已经和你老师说过了,难得请假半天,走啦走啦~”说着毫不犹豫的就把我拉了出去。

啊...真的没问题吗....就在我还在心里的嘀咕的时候,依夏的手机响了起来。

只见她拿出来看了一下,又塞回了口袋,继续拉着我走。...等过了整个走廊,走到了楼梯口,那手机还在死命的响着。

我瞄瞄她,“你不接吗?”

只见她翻了个白眼,站在那唰的下翻开了手机盖....“限你在10秒钟内,说完你要说的............好,BYEBYE!”

“喂喂,依夏,别挂!别...”对方的挣扎却被依夏干脆的挂掉...

“谁啊....?”

她转过来看着我,做了个无奈的手势,“这人啊...”

我正听着,突然后方传来脚步声,我刚转头,一个人就从我旁边擦过,撞到了肩头,脚向后却一脚踩空,身体作势向后倒去,身后就是楼梯,转头的一刹那我只看到了依夏惊恐的表情,然后是撞到她的感觉,接着就是一阵天昏地暗.....

短暂的漆后,率先直冲而来的是震荡后的晕眩,然后疼痛慢慢袭来。其实我有听到骨头折断的声音,我想肯定是有哪里骨折了。

“恩...”慢慢睁开眼睛,直到我渐渐清晰了焦距,我仍然不敢相信我眼前所看到的

....依夏的头磕在了最后一节台阶上,头颅怪异的向一边扭了过去,她微睁着眼睛,台阶上慢慢映出血来....一点一点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夕..夕...”

我看着她颤动的手指,“不....不要.....不....不..”不要过来.......!!

“..夏..夕.......”


----------------------------------------------------------------------

最后她当场死亡,而我只是轻微擦伤。在追悼会上,母亲愤恨的眼光让我后怕,这是她与我们分开后第一次正眼看我,但我却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在这样的场合。

我看着依夏慢慢的被火化,直到人们都一个个离开,我的脚仍然像被钉子定住不般,一步都挪不在,我想起她死前的表情。我感到害怕....我怕....我怕她恨我.......

如果依夏就这样从我人生里消失的话,我想我可能就会这样的过一辈子,可是就像着烦躁的夏蝉一样,我的心一直躁动不安着.......

“啊!依夏~~~~依夏~~~~!!”

依夏!?回家路上,不知什么时候突然串出了人影,我抬头注视他。

他仍然满脸兴奋,“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电话也联系不到,就算我做错了你也给一个解释的机会啊!”

我疑惑的看着他:“不...我~”

“不过还好我有到你常来咖啡店来等你,总算见到你了~~”继续笑得灿烂。

“不是...我不....”

“对不起,依夏。”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两手拉住我的肩,“对不起,我向你道歉,那天是语气太冲了,原谅我吧,我保证以后不会了,好不好,依夏...”

我愣愣的看着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跟人接触,都忘了原本想说什么....情急下,我一把推开他,急忙往前跑。

“呼呼....”等气喘吁吁回到家,完全没有力气地倒在了床上,呆呆的看着桌上那天她掉落在地上的手机.....依夏....他是谁?那个人是谁..?可是..渐渐的....视线却有点模糊了....“对不起......对不起....依夏.........”




“不要...不要..不要过来...”从恶梦中,惊醒过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原来在做梦,“呼...呼”用手按着自己的胸口,看向枕边的依夏的手机,我的手仿佛有着自我意识似的,打开了它....


原来他叫明稀,是依夏的男朋友,

原来依夏瞒着妈妈在咖啡屋打工,

原来我每次生日收到的礼物都是依夏借着妈妈的名字送给我的

......

果然我是这般的不招人喜欢,我厌恶自己的个性,从小我就希望自己能像依夏一样,让人喜欢.为什么一样的面容,却有着不同的机缘呢???

在这一瞬间,我想到既然没有人喜欢我,那我就替着依夏活下去,也许那样对谁都好吧.

我起身,走到阳台看着半夜星空的月亮,仿佛看到了依夏的笑脸.

<二>

我鼓起勇气来到了那家四季咖啡屋,壮大的胆子,伸出自己那已经捏出细汗的手,推开那扇挂着风铃的玻璃门。

"啊~依夏,你终于来了啊,你这几天都去那里了,害的我都忙死了~!"穿着绿色工作服,扎着马尾辫的女孩看到我的来临..不应该说是依夏的来临开心的向遇到了救世主.

看到她的打扮,我就想到了依夏手机里那个名叫星野雪的那个女孩,她和依夏是一起当班的工读生.

既然我都决定了,那就不应该畏首畏脑吧.我想着.“雪,这几天辛苦你了。”我扯开嘴角对着星野雪说道。

“你这丫头,还真让人没办法生气呢!”星野雪笑着用手里的抹布搽着台子。“好了, 你也快点开工吧”

我笑着点点头,拿起手里的抹布开始工作起来....

随着咖啡店的玻璃门被推开,系在门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

“欢迎光临~”我停下手里的工作,对着门口的客人,微笑道.“请问你要些什么?”

“依夏!”来人冲着我甜甜的一笑,接着像想到什么似的对着我,说“ 那个,上次的事........对不起,你真的不要再生气了~。”边说边握拳像我表示歉意。

我看着眼前的人,脑袋里浮现出依夏的神态,嘴角扯出一丝笑容,“傻瓜,这种事情谁会会放在心上?”看着眼前的的人,“你要喝什么?”

“老样子。”

听到他说的这三个字,我在心底咯噔了一下,老样子是什么?“明晰,要不今天换个口味怎么样?”

“咦?难道哥伦比亚咖啡没有了么?”他不解的看着我,说着翻开了手里菜单。

我看着他疑问的眼神,我摆摆手,“当然有啊, 你先坐着,我去忙了。”我怕他看出来,匆忙的离开了前台,把一切都交给星野。

我原以为颇危险的一天就会这样结束,谁知道。。。

“依夏,你这怎么会在哥伦比亚咖啡里放糖呢?”雪的一句话又给我了重重的一击。

看着雪那很是奇怪的表情,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的习惯。

“真是的,依夏你怎么会搞不清男朋友的喜好呢?”星野的这句话更是弄的我心惶惶。

一旁的明晰用面纸抹抹嘴,“我看依夏是存心惩罚我拉。这个惩罚,我认了”这句话对着星野说,却也给我解了围。

“那依夏,等你下了班,我们去哪里约会吧?”他兴致勃勃问,丝毫没有受到前面事情的影响。

可我却做不到, “恩。。我今天有事情。”我想了个借口,回绝他。

“......那下次吧。”


等回到工作区,一旁的星野雪跑过来拍拍我的肩,“依夏,你这样对明晰好么?他前几天一下课就来这里找你了,你怎么。。。”

我只是静静听着雪述说着这几天明晰如何如何的,但我知道我没有过多的情绪,因为那个人根本我就不是依夏。

“我想先回去了。”我突然开口打断了雪的话。

“恩。。。那好吧,回去想想我说的话吧。”雪一副万事有我的神情,让我安心。


回到妈妈的家中,看着空旷的房间里,我觉得好害怕,害怕着妈妈的眼神,害怕着不敢进入充满着依夏气味的房间,最重要的我害怕依夏会恨我,因为如果不是我,她就不会死了。从小我有什么不开心的,她都会逗我笑,有谁欺负我,依夏会替我找她们算帐。她对于我来说,不像姐姐,更像是我的崇拜对象,因为在她身上,有着我没有的东西,我慕她。可是今天我不知道是那来的勇气,我踏进了依夏的房间。

看着她桌子上的那张她和我的合照,相片里的依夏笑的还是那么欢,可爱的虎牙,挂在脸上的酒窝。

“依夏,你知道么,妈妈从你葬礼后的那天,就很少回来了”我摸着照片上的人,“你知道么,夕夏很爱依夏哦。从今以后,世上只有依夏。晚安了。”

-----------------------------------------------------------------------
〈三〉


“那么,同学们,明天就是正式的暑假了~!请大家在放松的同时也注意自身安全,以上~!”

暑假啊......终于不用来这人多口杂的地方了,我不自觉的舒了口气。

回家路上,在两三成群的同学中静静的走着,突然,依夏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我顿了一顿,“...喂?明稀?”

“依夏,明天就是暑假了吧,出来见面吧。我告诉你个好计划~!”

“呃?什么计划?”

“秘密~!那天在告诉你。”轻快的语气,好象很高兴的样子,“对了,你现在刚放学吧,要不要我来接你?”

我一惊,“啊啊~~不要!!”

“怎么啦?”

“哦..那个..那个,我今天要和同学去书店,所以......”没扯过谎的我,紧张的耳朵都红了。

“哦....这样啊,那好吧.....”

“恩.....”

“呐,依夏.......”

“恩?”

“...你是不是在躲我啊?”担心的,“依夏.....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啊。

“怎么会!!”我慌忙否决,“怎么会呢,我哪有躲你。今天真的是临时有事嘛。”

“呵呵,也是,可能是我多心了。不过依夏,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不要放心里,记得要我说啊。其实有很多事情,你不说人家怎么可能知道呢,如果自己都不去主动的开口,那人家又怎么去了解你呢。”

“明稀.......”

“啊~~抱歉,我又偏题了.....不过,你果然反常啊,平时你早就打断我,说我又开始罗里八嗦了,你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

“啊!?没有没有!啊~~~我同学在催我了,那明天见吧,BYEBYE。”

我急忙挂下电话,松了口气,突然瞄到旁边的一棵小树上,一只蝉正在缓缓的脱着壳,一股风吹来,虽然还是一样的闷热,却似乎没那么透不过气了.........


----------------------------------------

回到家,仍然是空无一人的空间。我揉着太阳穴想给自己倒杯水,经过依夏房间。愣愣的看了又看.....还是走了进去。

房间的一切摆设都没有变过,仍然和小时候一样。随着视线,缓缓的回忆起以前的种种,伸手打开橱窗,拿出里面的照相簿一页页的翻看.......小时候的依夏和小时候的自己,都欢乐的笑着......小学的,初中的,高中的............

“......夕........夏.........夕夏..............!!!!!!!”

啪!!!!照相簿被跌落在地上。

“啊........不.....”依夏死前的情景再次浮现在我的脑中,我抓着头发忽然觉得照片上的那张脸好可怕,“不.......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赫然清醒,“.......妈?”

母亲走过来一把拽起我的胳膊,“你给我出去!谁让你进这个房间的~!!”

她剧烈的扯着我想把我拉出去,我被她狰狞的脸吓得一颤,本能的往里缩。

“你还来她房间做什么,你这个杀人犯!依夏是被你杀死~!是被你杀死的~!!!”

我又一震!更加加剧的反抗,“不......不是~!不是我~~!!我......我不是故意的.....不是!!不是我害死她的........不”

啪!!!!

一下子安静下来的房间,脸上的刺痛,母亲愤恨的脸,照片上欢乐的表情,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想笑的冲动。

“你给我出去!!”

“就因为我选择了父亲!?”我抬起眼看着她,轻笑。“就因为我亲眼看到你逼死那个女孩子!!??”

“出去~!!!!!!”母亲像发了疯一样用力把我向外推。

“说呀!你到是说呀!!是不是!!??”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只是机械的不断的问着。

“滚~!!!”母亲随手抄起本东西砸了过来,随之而来的愤怒的关门声。

....................我默默的站着,摸了下被砸到的额头,看着那本被扔出来的像簿,沾着血的一角。我慢慢的将它拣起,忽然,里面滑出了一本本子,“啪”的掉到地上,像是预先安排了一般翻到了某一页。

慢慢的,双眼又被浸湿,泪水顺着脸颊一滴滴的溅到纸上........

“X年X月X日,阴。今天是父母离婚的一周年了,夕夏仍然在父亲那。母亲仍然不肯去见夕夏........不过,没关系,我会继续努力的!可是,真希望.......真希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真希望母亲能够原谅父亲,真希望我们一家能够重新团聚在一起,真希望.......我跟夕夏能够永远在一起.........”

真是讽刺啊,依夏............

晚上我就离开了母亲的家,最后我还是独自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住处,父亲又不知道到哪出差了,一切又变的寂静。

-------------------------------------

来到约好的地方,远远到就看到了那人的身影。心里斟酌了一下,快步的跑上前去,“明稀~~”

“你来啦,依夏。你额头怎么啦?”

“哦...这个啊,我昨天不小心撞到的,小伤而已。”

明稀在我头上轻轻一点,“下次小心点啦。”

我对他甜甜一笑,“这里好热,我们进去再说吧。”

等点完了饮料,明稀终于笑嘻嘻的说出了他那个所谓的计划。

“依夏,跟我一起去老家吧!”

“啊?”

“不,我的意思是,我老家的叔叔那有一座避暑别墅。”说着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虽然也不是什么很豪华的别墅,不过避暑是没问题的啦。而且那里还有很大的农庄,很棒噢,我是想......叫你跟我一起去啦......”

“好啊~~”我微笑着看着他。

“真的啊?放心吧,依夏,我一定会让你过一个既凉爽有开心的暑假。”跟依夏一样的笑容.....

我转过头去,看着窗外不远处的人工喷泉,“明稀,你知道我最喜欢什么季节吗?”

“恩......上次听你说好象是冬天。”

“不,从今天开始.......我喜欢夏天。”


听到我这样说的明稀宠腻的摸了摸我的头,“你们女生老是这样。”

看着他的笑容,我可以感受到那种我一直向往的东西。“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后天吧,怎么样?”他笑着拉起我的手。

我反射性的甩开了,对上他有些诧异的表情。

“依夏。。。你”他有些木然的看向我。

“我。。。”不太说谎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对眼前的明稀说什么。

“你体质还是这样,大热天的手心还是怎么凉。”明稀说着又再次拉起我的手。好似前面的一些都不放在心上。“你要好好补补。”

“天生的。”我有有些不太自在的想收回被他握着的手。

也许是明稀注意到了我的不适,稍微松了些。“你好怪。”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说,也许是他察觉到什么了。

“以前你都会主动来拉我,现在却连被我碰下都这样。”

当听到明稀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回答他些什么。

“饿,我看就明天去好了。”我下意识的扯开话题。

“不会太么?”果然明稀被我引到了度假这个话题上。

看着他,我笑笑,“我想和明稀两个人出去玩一次。”

听到我这样说,他不禁笑开了。“那就这样说定了~”




(四)


暑假是每个人都向往的日子,以前的我老是躲在家里抑或者书图书馆,可是这次我却不在孤单,只因。。。


“依夏,对不起,对不起,我来迟了”

在我等了快10分钟的时候,明稀急冲冲的终于来了,“恩~没关系。”

“咦?”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我“呼呼~~呼呼,你竟然没生我气”

我觉得他说的话有些好笑,“今天是跟你去度假,当然要让自己有个好心情。”


“依夏,你也太气人了。”

看着眼前的那鲜明的表情,忍不住笑了,明稀身上有着跟依夏一样的味道。

“你说要带我去的别墅,要多久才能到?”

“快了拉,很快的。在到那 之前,你先睡一觉吧。”说着拍拍身旁的位子,拉着我躺下。


“可是。。”

明稀摆摆手,摸着我头,“虽然说很近,但是你肯定吃不消的,先睡一会吧。”


也许是我真的很累吧,一躺下就睡着了。

===

“夕夏。。夕夏。。”

朦朦胧胧中,我好像听到了谁的呼唤声。

我努力的睁开双眼,呈现在眼前的却是一片寂静的水岸,四周漆一片,好暗,好暗是我此刻唯一的感觉。

“夕夏。。。夕夏。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

又开始了,前面呼唤着我名字的声音再度响起。

“是谁?是谁?”我不禁害怕起来,到底是谁在呼唤我呢?

“夕夏。。”

这一次我终于听清楚了,那是依夏的声音,没错、是依夏。

“依夏,是你对不对。”我急切的呼唤着依夏的名字,希望她能出来。

可是任我怎么喊,依夏都没有出现,最后连声音都没了。

“为什么,依夏你到底在哪?”我不禁急了,“你出来啊,依夏。”

“夕夏。。”

听到身后传来依夏的声音,我转过身去,看到的是与我有着同样的脸的依夏。可是在看到她的那瞬间,我不知道改说些什么,真的不知道。

依夏温柔的看着我,时间在我们身上好象静止了一样。

“夕夏。。夕夏”

又是这两个字,不知道为什么当依夏不断的重复着两个字的同时,我不由的想让她住口。

“不要在说拉。”我捂住耳朵,拒绝在听到她的声音。“不要。!”



“醒醒~~依夏醒醒。”

隐隐约约的觉得好象谁在拍我的脸。“痛”

“太好了,依夏你醒了。”

我睁开眼印如眼帘的是明稀那紧张的神情。想到方才的事情,我不由的有些害怕,“明稀,我们到了?”看着四周的人,我才察觉到这个问题。

“是啊,你哦,前面是不是做噩梦了?”说着明稀摸摸我的鼻子,笑着看着我。

“恩,不过没事情拉。”说着我拉着他疾步的走下车。

明稀看到这样的我,宠腻的表情一览无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文集 | コメント(5)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小儿子如社四周年~散花 | ホーム | 橙色的季节>>
comment
Title

再加点~~别偷懒~
LING * URL [編集] 【 2006/12/25 17:05 】
Title

随便拉,让我想想那就叫明郗
めぐ * URL [編集] 【 2006/12/03 22:45 】
Title

是明晰还是明稀?
我本来写的是~~夕夏是跟父亲住一起的~~
有些地方我帮你改改好了~~
还有明稀道歉的理由我前面明明写的是"口气太冲了~"
到你这就变成"迟到"了~~
以后看仔细点吧~~尽量少点BUG~
LING * URL [編集] 【 2006/12/03 18:54 】
Title

啊,没看到...寒下,
めぐ * URL [編集] 【 2006/12/03 13:57 】
Title

背景是夏天~~~!!!!!!!!!!!!!!!!!!!!!!!
没看我前面写的..........."夏蝉"~~= =~
到底是明晰还是明稀?
LING * URL [編集] 【 2006/12/02 21:02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kodaiasaka.blog42.fc2.com/tb.php/91-91fefe0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